給力資訊

c098b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笔趣-第224章推薦-k70wk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无意识看了看手表的时间,少女察觉到自已开始冥想了。
竟然已经过了半个钟头。
“那?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林潇说。
“骗人的吧?”
“真的是太神奇了。”
看着时钟上的指针,少女依然难以置信。
仿佛生理时钟错乱来的感觉,让她不协调。
但很快初窥新世界的喜悦盖了过去。
“好,刚才知道的方向应该没有错,就往那边查看吧。”林潇说。
趁着内心的兴奋盖过了原本不安的心情。
林潇握紧手中的御币,沿路做着记号前进。
但往提示所指的方向走了一小段以后,却依旧无法找到像是水源一样的东西。
她感到困惑,于是步伐跟着慢了下来。
“应该没有不小心走偏吧,还是说我会错了那个时候的意思呢?”林潇说。
“一路走过来有作记号确保回程的路,就继续往前找找看好了。”
林潇继续前进,沿途只听得见她自已踩过杂草和枯枝的声音。
除此之外就只有仿佛都一样的树木,什么新发现都没有。
“真讨厌是多心了吗,总觉得越走进来气氛就越诡异,好像会出现什么一般。”早苗说。
不知不觉有一股异样感,每走出一步,都隐隐觉得脚步声变大了。
仔细听,仿佛每一个脚步声都变成了俩个,有什么东西跟在后面。
异常的违和感刺激着心头,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回头确认,却又提不起勇气。
老女再嫁:郎從天上來 瀟水依凝
林潇偷偷转过头,使徒用眼角余光看看是否有什么发现。
却什么都没瞧见。
然而不断可以听到重叠在一起的脚步声,仿佛有什么人紧跟在自已身后。
不会吧,难道真的是遇到灾难了。
怎么办,该转过身确认吗?
还是快点甩开它。林潇说。
不行,如果太没有志气会被骂的,怎么办急死人了。
“不管了。”
“总之先回头确认是什么东西”
如果真是妖怪就立刻回过头来。
深呼吸一口气,林潇决定脚步回头观望。
就在这时。
啊,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不要过来啊。”林潇说。
金陵夜 蘭澤
“相信我,我不好吃的。”
撞到了什么而失去平衡,慌乱的心情让早苗的运动神经如同麻痹了,直接向后倒下去,一下就瘫坐在地上。
“喂。”
‘头上传来了少女的声音’
“我说你到底在搞神马,慢吞吞还是在中间挡路。”
“看你是陌生的家伙所以在后面观察,结果却突然停下脚步。”少女说。
“轻轻撞了一下就跌倒,这只能怪你自已哦。”
察觉到是可以沟通的对象,林潇这才赶紧睁开双眼。
但伸进口袋里握住护符的手心,怎么都无法松开。
她打定了注意,只要对方有什么可疑动作就先使用护符。
抬头一看,少女很娇小,这才让林潇无法看清楚她。
这是一个长着很可爱的天狗。
虚弱的手腕捧了一叠厚厚的书籍,几乎掩盖了她自已的身体。
不过这个少女拿着这么多书,却根本不吃力。
随着林潇的大量ꓹ 少女红色的眼睛,也同样注视着林潇。
然后身上像是翅膀的东西拍动了一下。
“你是什么人。”林潇说。
“那个翅膀是装饰品吗ꓹ 不对,你是妖怪。”
坐在地上,林潇指着翅膀
“怎么可能是装饰品。”
少女动了动翅膀。
‘’都这么明显了ꓹ 你居然连是不是妖怪都看不出来。”
“我才想问你是什么人呢,问别人身份之前ꓹ 不会先报上自已的名字?”
我是。”
少你的天都称不上友善,这让林潇更紧张了。
但至少确认对方看起来不算危险ꓹ 还是让她安心了虚度。
“好了ꓹ 我先确认一件事情。”
“瞧你这一身巫女打扮。”
“你?”
随着对方的话语,林潇看了看自已的装扮。
“你是那个红白或者黑白的朋友么。”
“那个?”林潇说。
颜色么,林潇不太听得懂了。
“就是灵梦和魔理沙,那俩个恶霸。”
被少女突然表露出的情绪稍微已经下到,林潇赶紧划清界限。
“我是这俩天才来的。”
“你是新来的?”
‘我们家就在这附近,来这里寻找水源我是。’林潇说。
带着疑惑和好奇,红色的目光再一次打量着早苗。
思考了短短一下ꓹ 少女原本保持着的紧张感才终于消失。
看起来她终于确认早苗并非敌人了。
“我懂了。”林潇说。
“不好意思以为你是红白那边的人,所以态度不是很好。”少女说。
“说起来ꓹ 人类在这座森林里一直瘫在地上不太好ꓹ ”
“谢谢你。”
“稳住胸前的那叠书以后ꓹ 有着翅膀的少女伸出右手帮助她起来。”
透过那双小手起来以后ꓹ 她终于收起了惊慌的面容,血色也好不容易回到了脸上。
“我叫早苗ꓹ 是守矢神社的人。”
“如同前面说的刚刚来到幻想乡。”
“那是什么?”
“神社?”
“算是巫女的一种ꓹ 我们神社习惯用这样的称呼。”林潇说。
“原来如此ꓹ 你是其他神社的巫女。”
“既然会被我吓到,看来还是新手ꓹ 那我应该不用害怕会被你攻击。”
“我干什么攻击和自已无冤无仇的人。”
林潇抗议一般的说道。
“那我就安心了。”
“我是阿朱,如你所见是个妖怪。”
“不过服那个新我没有打算攻击你,还书比较重要。”
“我也不希望你攻击我啊。”林潇说。
“请问那些书是?”
恐惧心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好奇心。
不管是什么情况都是首次见到。
在这种近距离看到妖怪,不由的让林潇好奇心不断涌现,暂且忘记了妖怪潜在的危险。
“都是和香霖堂店长借来的书,我不想和红白黑白那样无赖,就算没有看完也要按时归还才行。”
‘大不了,还了以后在借。”
“香霖堂?”
“也对,你当然不知道是哪儿。”
桃花滿布.獨愛菊
“那是一家开在人类村子和森林之间,专门卖一些奇怪物品的道具店,就连外面的物品都找不到了。”
“既然你是从外面进来的,店长很可能会欢迎。”
“我猜他对外面很有兴趣,总司津津有味看着外面世界的书籍,还颇有心得的样子。”
听到这里有着和自已原本生活环境有关联的店存在,林潇感到高兴才对。
只可惜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有优先要处理的事情。
“是吗,有机会一定要去参观看看,不过我现在。”
“你好像说要找水。”
“嗯,周围都看不到河流。”
“想说进森林里面找找看。”
“真是奇思妙想,一般人不会想到往森林里面找吧。”
“哈哈。”
“水的话,我是知道前面一点就有一个水井。”
“要干脆带你去吗,反正和前往香霖堂勉强算是顺路。”
“那就麻烦你了。”
犹豫片刻,林潇决定随同少女走一趟。
当然他做好了随时可能要逃脱的心理准备。
踩着芙兰的落叶,俩人一前一后前进。
引路人和被引路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尴尬,保持着沉默的状态。
想一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初次见面的人和妖怪若是能够其乐融融的话才是反常。
“那个。谢谢你替我带路,不然光是用走的,我想自已连在哪儿都分不出来。”林潇说。
“你以为妖怪会这么好心吗?”
“说不定我是想要带你去洞穴呢。”
“请不要说这种haul吓人。”
‘那不是真的吧。’
嘿嘿,看不到少你的表情,让林潇担心了起来。
无法证明这是开玩笑,手又是摸到了呼符。
“我告诉你别乱来,我有神明的抱有哦。”
“开玩笑的,别担心。”
“这个时候趁火打劫的话,和那俩个魔鬼一样,我才不想变成那种德行。”
“是那个红白和黑白吗,听起来受到了很多委屈的样子。”
确认是玩笑话以后,林潇才放松下来。
但是她并不知道这不光是玩笑,也是在吓唬人。
妖怪会吃人,但更爱的是人类的恐惧型,这对妖怪而言才是最美味的食物。
“多到一言难尽了。”
丢了这句话,少女又不是火花了。
在稍微走了一段距离以后才停下脚步。
“好了,你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阿朱说。
“意外的在魔方森林中有着人工搭建的水井,木制的水井除了遮雨,还有工具。”
‘从外观来看,似乎还有进行过防水防虫的维护。
一般来说时候设置这样的东西就代表附近有人居住才对。
会是什么样的人住在这座森林里面呢。
林潇好奇的想了一下。
终于找到了,真的很感谢你。林潇说。
“这应该是距离你遇到的地方算起,最近的一口井了。”
“虽然还有更好的,但是不太建议你过去。”阿朱说。
“一个是人偶师那边的,另外一个是黑白的住处。”
“人偶师虽然是不错的人,可惜距离之类好远,至于黑白就别提了,千万别和她打交道。”
我知道了,感谢你的忠告。”林潇说。
感谢对方的好意,林潇诚心的行了个礼。
“那就这样,剩下的你看着办。”
“你要离开了吗。”林潇说。
“当然啊,又没有照顾你的义务。”
英雌
“现在起可是战场,我怕遇到那对红黑双煞,才刻意从森林里迂回前往香霖堂,但还是要预防不要撞见。”
激动的说完以后,少女就潇洒的离去了。
除了名字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林潇一个人站在水井前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残余在心里的紧张都排除去。
虽然是在预想中,但也不是期望发生的事情,但无论如何林潇完成和妖怪的初次接触。
彼岸花之殤 璇兒
“那就是妖怪吗,样子和想象的不同。”
“不过多亏了她才能找到水呢。”林潇说。
“没有想到这种地方会有水井,不知道当初这是什么人开的。”
‘最重要的是里面的水。’
虽然森林中满是东西,但是这个地下水脉没有受到污染。
捞上来的水,清澈无异味,作为饮用水应该没问题才对。
“嗯应该没问题,保险起见,回去以后要请青蛙子大人确认呢。”林潇说。
“那,这下子就解决了一道生活难题了,就收你做的到。”
沉浸在喜悦的心情中,不管对力量的掌握,或者是幻想乡的身影。
林潇觉得自已朝着前面迈出了一步。
“不对,还要回去拿水桶和拖车将水运回去才算是大功告成。”林潇说。
‘这可有的累了,但是非做不可啊。’
想到之后的劳力工作,林潇不禁垂下肩膀表示无奈。
不过迫切的生活问题,终究是要面对。
寵妃之道
少女只要默默的在脑海中思考哪中方式合适。
想着想着,突然意外响起自已被嘲笑了。
“可恶拼了,就当成是瘦身大作战的一个环节。”
“本姑娘要趁机恢复以前的身材。”
干劲十足的呐喊者,少女据诶的那个拿出全力将水运回去。
林潇也是很无语。
人生就是这样,没有选择。
你不得不努力,否则真的会饿死。
“我回来了。”
神柰子说。
“该死折腾了一天没有找到人。”这笔账等信仰重建以后在计算。
“怎么没有人回应。”
‘结束了一天的形成,回到神社以后,神柰子惊讶没有人出来打招呼’
林潇那笨蛋去哪儿了。
神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再一次高声呼唤。
“林潇,你在做什么。”
林潇跑了出去来。
“不好意思,我在做东西。”
“切割工具妮唉做什么。”
‘我在劈木柴。’
“我来处理一下,顺便教你点东西。”
面对神柰子的话。
林潇愣了几秒。
“我这就去拿。”
“就这些了吧。”
‘’虽然数量很多,可是工具太多没有办法处理。”
听从神柰子得吩咐,没有多久,林潇就将需要处理的树枝都拿了出来。
将树枝一条条整齐排列好。
东西是真的挺多。
这条就不错。“
“辛苦你捡回来了。””
“这都是你自已的功劳哦。”
“那我要开始了,你先到我身后,不然受伤就不好了。”
迫不及待带的想要知道对方要跟自已学生们。
林潇看着一下。
神柰子招数很强,一下就好了。
“那是风刃。”
“差不多是这样。”
‘你也要注意一下啊。’
“当然我明白了。”
“这样的话,干脆由你自已来实验”
軍門寵婚
‘林潇觉得一定是搞错了什么。
宋端午的彪悍之路 宋端午
除非是不想活了。
“我会用最小的力道啦。别婆婆妈妈,准备好哦。”
‘啊,太突然了拉。’
瞬间狂风大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觉所有的东西都被吹走了。
支持了一下,林潇开始往后退。
风突然停止了。
“令风儿平息就是我的神力。”神柰子说。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