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9xhu8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就這樣出名了》-708、不靠譜的李曉相伴-xf9d9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我就這樣出名了
小說推薦我就這樣出名了
因为篮球的输赢很直观,看比分就行了,并不需要观众来投票啥的,所以节目组也没有请观众来到录制现场。
可是现场的气氛依然很炸!
欢呼声一点也不少。
张海东的精彩表现,让双方球员抱头惊呼。
整场比赛打完,张海东一个人拿了62分,犹如天神下凡,没有任何悬念的帮超能队拿下了这一场的胜利。
同时也保护了自己的队友,这一环节,己方无须人员淘汰。
看着场上,双手用力抱拳,仰天长啸的张海东,李晓也是发自内心的为他鼓掌欢呼。
嬌寵令
当然,同时心里少不了一番对他吐槽。
这一波王者归来,天神下凡玩的是真溜啊!
“装哔我不行,还得看我东儿。”李晓心想着,第一次对张海东甘拜下风。
虽然说即便张海东没有“受伤”,一场比赛里,休息了大半节的情况下拿到62分,也一样是可以吹一辈子的事情。
但其中的意义真的不一样。
崴脚受伤,再度回来火力全开、肆虐全场,放到网上不知道能够编多少版故事了。
等到这期节目播出,就算张海东以后没打上职业,只要借着这波热度,也能当一个不小的网红了。
“啧啧啧。”
李一凡看张海东一点事没有,还发挥神勇,早已经不生气了,瞄了一眼李晓道:“我只听说过女朋友观战会加 buff,没想到,你也能起到这么厉害的作用啊!”
“滚!”
李晓没有避讳镜头,给他来了一拳。
李一凡一边笑着避开,一边继续调侃道:“这是事实好不好!”
“一凡说的没错,海东这场比赛是真的猛!”
说话的是黄子涵,跟在他身后一起过来的还有球队教练郭小米以及女领队。
郭小米点头,补充道:“两支球队的实力相差其实并不是很大,赢球的关键在于状态和战术体现,今天双方战术很少打出来,不过张海东的状态实在是太好了。”
易空也说了两句,显然也是很惊讶于张海东的表现。
节目组自然不会让两支球队实力不平衡的情况出现,或许从纸面上的实力来看,元气队可能还要强上一点。
纸面上的实力指的是录制以来球员的发挥。
超能战队多数都是学院派的球员,打的都是正规比赛居多。而街球虽然也沿用了正规比赛的赛制ꓹ 但毕竟是综艺,赛制上会做一些改动ꓹ 所以状态可能就不是很稳定。
所以,元气队的大多数球员,毕竟都是进入了社会的人了ꓹ 适应性可能要强一点,敢打敢拼ꓹ 球员基本都发挥出了自己的实力。
录制到现在,全场比赛一共打了七场ꓹ 超能队包括今天赢下的这场ꓹ 是第三场。
要不是张海东意外爆发,谁赢谁输还很难说。
当然了,此前赛况都很焦灼,基本都是最后几分钟才决出胜负,比分咬得很紧。
今天这场,也是节目第一次出现碾压式的胜利,超能战队赢了差不多二十分。
求求你们别说了ꓹ 说的好像真是因为我,张海东才爆发一样……李晓脸色无奈ꓹ 已经可以预想到ꓹ 到时候网友会怎么说了。
这下ꓹ 算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ꓹ 早知道不提前跑出来了!
超能队的球员,一个个高兴不已ꓹ 仿佛是自己得了62分一样。
反观元气队的球员ꓹ 在比赛结束后ꓹ 也意识到自己输球的事实,同时想起了这个环节输球ꓹ 是要付出的代价的——
有两位球员需要离开。
“我们先回去一下。”
聊了一会儿后,黄子涵和郭小米走向自己的球员。
女领队跟在身后,依依不舍,频频回眸看向李晓。
李晓自然不可能挽回,实则也没有注意到,甚至坐下这么久了,两位女领队长什么样他还没记住,没怎么注意。
“打的不错。”
李晓没有避嫌,在张海东胸口上按了一拳。
“还行,还行。”
张海东露出憨厚的笑容,转口下一句话却是让李晓想打人,“还是因为你来了,我才有这么好的发挥!”
誤入妖爪:夫君到我碗裏來 小笑酥
別了相思只剩相思 小生得閑
“?”李晓稍微歪了一下脑袋,以示懵逼。
“我都说吧,你看,海东本人都是这么说的!”
李一凡立即调侃了起来,而后在一旁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球员们微微发出惊呼,顿时,起哄掀了开来。
大家基本都是第一次上综艺,节目播出了,第一时间肯定都上网看评论和反馈。
自然也就看到了,网友对李晓和张海东两人关系的调侃。
没成想,明星队长李一凡也知道这件事,还在这里开玩笑,一个个的都笑的不行。
明明都是一群肌肉猛男,平日里和男生碰一下手都会觉得嫌弃,此时看热闹却是看的都很起劲。
……
录制完节目,李晓请了队长和教练以及领队,还有所有球员一起吃了顿饭。
完事了,还请了他们去按摩放松。
当然,去的是正规场所。
可惜,严师傅那里晚上不营业,一次性也招待不了这么多客人。
不然李晓得让这群什么玩笑都能开的人,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球员们满足的回到节目组安排的宿舍,一个个都很开心,聊着今天所获。
“李晓真够大方的,我偷偷算了笔账,今晚花了可能有十万块了。”
實習神探
“到了李晓这种地位的明星,这只能算是小钱,不过人是真不错,球打的也不错,三分比我还准。”
“得了吧你,就你的三分也敢拿出来比!”
“草,算了不和你扯这个。话说回来,李晓和张海东的关系是真不错的样子啊,平时也没见张海东拿出来炫耀,还真低调。”
“何止啊,人家以前就和李一凡认识了,也没见攀关系什么的。”
拿着行李走出房门的柯俊河,迎面见到出去聚餐回来的众人,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他被淘汰了,不过原因不是因为下黑脚,而是因为被强势归来的张海东把心态打崩了,频频失误,表现的很差。
裁判没有吹,也没有看回放,是不是放黑脚,也没有一个断定。
聚餐回来的队友,见他拉着行李,便随口关心了一下:“这么晚走吗?”
“什么时候走关你屁事?”
柯俊河心情本就很差,以为对方是在故意羞辱他,说他赖着不走。
球员们面面相觑,却也不打算和他计较,毕竟被淘汰而来,心情不好是正常的。
柯俊河却是继续说道:“你们一个个的就舔吧,使劲的舔吧,看人家会不会给你们骨头尝尝。”
“你再说一句试试?”
隱居在娛樂圈
当即就有球员回应,谁没有几分脾气似的,理解你同情你,不代表你就能满嘴喷粪。
“呵。”柯俊河冷笑一声,却也没敢再说什么。
“你特么给老子站住,不道歉你走不了。”
有人看不惯他一副不屑的样子,幸好被其他球员拉住,不然就直接动起手来了。
这时,收到了消息的工作人员纷纷赶来,维持住了局面。
见到节目组的人来了,柯俊河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不怂了,“道歉?老子说的有错吗?”
现场顿时引起了骚乱,工作人员大声呵道:“你再在这里挑衅,我们会选择报警。”
按正常程序,柯俊河会明天才离开,但是他已经被淘汰了,离开的时候却在这里挑衅节目的球员,工作人员有理由对他发出如此警告。
楞了一下,只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心里的委屈无以复加,恼羞成怒的柯俊河破口大骂,脏话连篇。
好在安保人员及时赶到,把他架走。
这时,张海东正好回来,便看到了这一幕。
而柯俊河也看到了张海东,攻击对象迅速转移。
张海东瞥了他一眼,挑了挑眉,直接无视了他,向着其他球员疑惑道:“你们听到了吗?好像有狗在叫。”
论怼人,跟李晓厮混了这么久,他也是学到了不少东西的。
怒气勃发的球员们听到他的一问,顿时一个个笑了起来,纷纷回应着:
“我也听到了,就是有狗在叫。”
“这狗叫的真凄惨。”
“啧啧啧,也太可怜了吧,叫的这么撕心裂肺。”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学着张海东,看都不看柯俊河一眼。
柯俊河气炸了,停止骂声,发泄不了怒火,觉得自己亏大发。继续骂,却又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憋了一肚子火无从发泄。
几位身高体壮的安保把柯俊河送出去后,宿舍的走廊的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大家仿佛是重新认识了张海东一般,刚刚那副无视的样子,再配上粗狂的国字脸,贼特么有大佬的感觉。
“卧槽,东哥,刚刚我以为看到了黑社会的老大!”
“酷毙了,我感觉你可以去找李晓要个黑老大的角色!”
“怼得好,哈哈哈,我刚都想揍那货了!”
“舒服,舒服!”
“……”
瞬间又热闹了起来,大家都爽了。
要不是张海东帮大家出了口气,搞不好真要爆发群殴事件。
即便不是来做综艺的,现在也总归是法治社会,能不打架就不打架,能避免掉最好。
在场的人,两支队的都有,不过都不太看得惯柯俊河的为人。
谁打球没输过?
步步搶婚:溺寵豪門萌妻
即便是再厉害的球员,也会有状态不好输球的时候。
可他输人又输阵,还不分青红皂白逮着一群人喷,也没有人再把他当做是自己的队友了。
“呵呵,大家也别生气了,一点小事而已。”
张海东笑笑,掏出一张签名照,朗声道:“刚刚是哪个龟孙儿不好意思找李晓要签名,让我帮忙的?我拿到了,识趣地快点洗干净去我床上!”
“我我我!”
“屁,我才是龟孙儿,我女朋友说了好久了,求求各位哥哥让给我!”
“滚,就你有女朋友?”
“擦,我女朋友六十大寿一定要李晓的签名照,给我吧,不然我没有温暖了!!!”
“你大爷,干这种事?有这种渠道不介绍给我?”
“……”
大家吵作一团,也笑作一团。
“放心哈哈哈,人人有份,他助理带着的,全让我给顺过来了。”张海东哈哈大笑,打开背包,拿出了一叠签名照。
此时,大家都觉得张海东是个该结交的朋友,脾气好,脑子也灵活,不动神色之间,便化解了一个冲突。
最重要是大家拜托的事,更多人都是起哄着要的,可张海东还是上心了,且全部办妥了,这种人就很值得交朋友。
要是柯俊河知道自己的举动,反而给张海东收获了人缘,估计得气的喷血。
……
清晨,阴霾尽散,阳光四射。
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强忍着瞌睡,李晓接了一通电话。
“晓晓,是我啊,袁士山。”
“哦哦,袁老师,怎么了?”李晓靠着床头坐了起来,有些纳闷袁士山为何会给他打电话。
电话里的袁士山沉默了两三秒,“《道山传》的后期快做完了,我想看看你歌有没有想法,你,你不会忘了吧?”
“怎么会呢!我没忘,有些眉目了,不过还需要一点时间,您这边很急吗?”
记忆力逆天的李晓,自然是没有忘记,只是对这件事不太上心,丢到了一边,说是忘记了也没什么区别…..
剧本和故事梗概他都还没看呢。
“也不算很急,不过还是想早点定下来,一切都准备好了才能有备无患嘛!”
袁士山有些无奈,直觉告诉他,李晓应该是忘了。
“那行,袁老师,电话先挂了,我一定尽快给你把小样发过去。”
二次元締造者
李晓打了个哈欠,意识到哈欠声音有些打,快速挂断了电话。
不急就行,于是李晓倒头继续睡,睡醒了再看剧本。
不知道为何,在家里总喜欢赖床。
……
“李晓那边有谱吗?”
监制郑元吉坐在一旁,能够听到袁士山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和看到他脸上的无奈以及担忧。
袁士山摇了摇头,苦笑道:“不太清楚。”
“没事,不要抱太大期望就好。”
郑元吉想了想道:“要不李晓那边就算了吧,还是找韩老师为电影量身定做一首,这种风格的主题曲,韩老师是业内标杆。”
韩老师名为韩屹,年龄四十五岁,擅长定题作文,也就是擅长为影视剧量身定做主题曲,尤其是古风类的影视剧,词曲尤为契合。
不过韩屹的名头很大,在圈内也很吃香,有一个规定,就是不管选没选中他的歌,都要买下来。
毕竟人家也不需要上赶着卖歌,耗费时间和精力创作出来歌曲,你不能说不合适就不要了。
“再等等吧。”袁士山揉了揉眉心,犹豫了一下说道。
“再等我就怕来不及了。”
郑元吉对于老友对李晓的迷之自信也是无语了,“那些邀歌的作品都发过来了,你也听了,质量有两首倒是可以,但是不太合适。别看我们现在时间还多,但是选择却是不多了。万一李晓那边不靠谱,韩屹老师也不能保证就一定能创作出来合适的歌曲啊!”
创作需要灵感,而灵感不是说来就来,没有灵感就只能硬磨,这需要时间,需要大把的时间。
李晓那边至今为止都没个准数,电话里听起来也不太上心的样子,谁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把歌发过来?
如果不满意的话,留下的时间也不一定够,到时候就真的是只能是随便应付了。
显然,袁士山也不是一个愿意随便应付的人。
“那就再等一个星期吧。”
袁士山终于是让步了。
江湖風雨十年寒 司馬紫煙
郑元吉的忧虑也少了许多,见老友最近憔悴了不少,劝道:“你还是注意一下休息吧,最近白头发都多了不少。”
“那是年纪上来了。”袁士山死鸭子嘴硬,实则早已被老友看到他身上背负的压力了。
“电影里面的那段剧情,是需要配上一段很契合的音乐才能完美展现出来意境,但你天天这么个愁法也不是事。而且,我看你是把希望都寄托在李晓的身上了,韩老师的歌曲也不错啊,而且不合适的话可以慢慢改。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好吧?”
郑元吉忍不住又多说了两句。
老友去完蘑菇屋回来,高兴的不得了,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
可是一个星期后、两个星期后,直到现在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了,李晓那边仍然没有任何说法,忧虑开始了,人也日渐消瘦,白头发多了不少真不是瞎说的。
郑元吉承认李晓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说不定就能创作出一首很契合电影主题的歌曲,可是这么久都没有说法,就该知道问题了。
可能是没有灵感,更多得可能是根本没上心,这个态度就让他很不满,偏偏老友还抱有希望。
“唉,再等等吧,会有办法的。”
袁士山也是有点苦恼,在蘑菇屋里李晓可不是这么不靠谱的孩子。
……
再次醒来,已是十点多,耳边传来恶作剧得逞的笑声。
李晓双手把粒粒抱起来,有些小吃力,这小家伙重了不少。
“哥哥,妈妈喊你起床吃早饭。”
粒粒卖着萌,实际上是她自己无聊,特意上来吵哥哥睡觉的。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小心思!”
李晓捏了一把她脸上的肉,让她一边玩去,简单洗漱一番坐在电脑前,看起了《道山传》的剧本。
先是看了一遍故事梗概,李晓脑海里就冒出了一首歌。
……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