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o8va9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超腦太監 txt-第1223章 當面(一更)讀書-7v41o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民心鼓荡之下,征召民役便不顺利,怨声载道,个个都在暗骂自己昏君。
昏君之名已经名扬天下,甚至传出大云,成为大月与大永百姓的笑柄。
她玉齿紧咬,恨得牙根痒痒。
自己成为笑柄还好,最重要的是民心。
一旦失了民心,自己这个皇帝也就难当了,动辄都会招致百姓的愤怒。
这种愤怒慢慢积累、压抑,最终压抑不住而爆发。
越是在这个时候,水渠的修建就越不能停,否则,天下一大旱,天灾加上人祸,再加上民心沸腾,一定会天下大乱,想平定都平定不了。
说不定便是改朝换代,这大好江山便要改了姓。
自己绝不容许这种事发生。
她明眸闪着冷光,已经弥漫出杀机,决定要展现一下自己的决心。
李澄空道:“暂且忍耐别发作,此事推行虽艰难,但毕竟还是不敢明违旨意,天下百姓终究会感激你的圣明,到时候,一切皆可解决。”
“唉——”宋玉筝悠悠一叹,眸中冷光散去。
她轻轻摇头。
總裁強制掠愛
李澄空看她露出软弱神色,笑道:“你去见见六王爷吧,看看他怎么说。”
“他哪能有好话。”宋玉筝摇头:“我也不想见他。”
“六王爷身在局外,说不定看得更清楚。”李澄空道:“有时候对手反而更了解自己。”
“……好吧。”宋玉筝勉强的点点头。
一想到六哥竟然想杀自己,宋玉筝便忍不住心寒心冷,不想再看到他的那张脸。
可既然李澄空说了,她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去见见,要强忍着犯恶心。
下了早朝,她吃过饭,便直接来到了怀王府。
怀王府外有三层护卫,森严得一只鸟都飞不进去。
第一层护卫铁甲在身,在阳光下散发森森寒光,密密封住一条街,这一条街上只有怀王府。
第二层护卫在街上巡行,颇为懒散。
第三护卫则在王府门口与墙下,看着也颇为懒散,仿佛在偷懒一般。
宋玉筝没多说。
所谓坚不可久,如果三层护卫都严肃而立,一动不动ꓹ 那反而不够森严。
护卫首领严敬认得宋玉筝,抱拳恭敬行礼ꓹ 然后打开怀王府的大红门。
一排排铜钉在阳光下闪烁。
数个大内侍卫当先涌进去,迅速巡察四方,宋玉筝一袭明黄罗衫ꓹ 负手跨进大门。
宋玉怀已经得到消息,独自前来相迎ꓹ 抱拳笑道:“皇上大驾光临,有失远迎ꓹ 哦ꓹ 想迎也迎不了,呵呵……”
他笑容带着讽刺,说话毫不客气。
他明白,圈禁已经是最严重的,不至于因为说几句话而杀自己了。
宋玉筝瞥他一眼,摇摇头继续往里走:“六哥风采不减,佩服。”
首席愛妻命中註定
嫡女要休夫
宋玉怀衣衫整洁ꓹ 神色不见憔悴,唯有隐隐的愤懑ꓹ 看得出并没受煎熬。
是看开了ꓹ 还是早有心理准备?
“皇上是来炫耀的吗?”宋玉怀冷冷道。
宋玉筝继续往里走:“二位嫂嫂呢?”
“她们好得很。”宋玉怀冷哼。
宋玉筝摇头:“她们一定觉得天塌下来了吧?”
“皇上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宋玉怀哼道ꓹ 两人来到王府的后花园。
一群侍女们正在修剪后花园ꓹ 各自忙乱,花园的枯枝被清理掉ꓹ 显得绿意盎然。
宋玉筝进到一间小亭坐下ꓹ 挥挥手:“让他们都退下吧。”
宋玉怀摆摆手。
诸侍女悄悄退下去ꓹ 她们并没见过宋玉筝,所以也不知道这是皇帝ꓹ 没有见礼。
后花园只剩下一群大内侍卫还有一个老太监。
宋玉怀道:“皇上是来质问我的吧?”
宋玉筝轻轻摇头:“我实是不解,六哥为何如此糊涂,真觉得能当上这个皇帝?”
宋玉怀摇头:“只是不甘心吧。”
他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便知道是不可能成为皇帝的,李澄空那一关就过不去。
美人亂
“不甘心?”宋玉筝摇摇螓首:“这皇位怎么说也轮不到六哥你吧?”
“大哥不做,四哥也不可能,怎就轮不到我了?”宋玉怀哼道。
天神聖典
“大哥是不想做,四哥嘛……”宋玉筝皱眉。
四哥想做皇帝几乎不可能,出身问题限制了,当然,如果父皇强行把他推上位,顶多像自己一般艰难,终究还是能坐得住的。
“四哥是坐不稳的。”宋玉怀摇头:“我们皇室的反对就足够让他下台了,他可不像你,有李澄空在后面撑着!”
如果没李澄空在,宋玉筝早就被掀翻,当然,她也不可能当上这皇帝。
“那六哥你能坐得稳?”
“坐不稳。”
“那……”
“但我想坐坐看!”宋玉怀露出一丝笑容:“龙椅的滋味我也想尝尝。”
“为了尝尝这滋味,就要杀死我?”
“其实也不至于杀死你,让你重伤就差不多了。”宋玉怀笑道:“你会自己辞去皇位。”
“六哥还真是了解我呀。”宋玉筝哼道:“可惜呀,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
“是啊……,人算不如天算,谁让你有李澄空呢。”宋玉怀摇头:“这便是天意。”
如果没李澄空,根本没九妹的事儿,大哥不想当,四哥当了也坐不稳,自己说不定已经是皇帝了。
他悠然畅想,随即哈哈大笑。
宋玉筝觉得他面目可憎,冷冷道:“六哥还有什么打算?”
“我现在已经是被圈禁之人,”宋玉怀自失一笑:“阶下之囚,残延苟喘罢了。”
“六哥喜欢读书,那就修大典吧。”宋玉筝道:“闲着也是闲着,至少能青史留名。”
“也能留下你的美名。”宋玉怀道。
宋玉筝点点头:“外面的人不知道六哥做的事,以为太上皇脾气大涨,被你触怒了。”
“父皇也真是煞费苦心,是怕你坐不稳龙椅吧?”
“父皇的苦心是为了你!”宋玉筝再也忍不住,一拍石桌怒喝。
“那我多谢父皇了。”宋玉怀懒洋洋的道:“保全了我这个不肖子的性命。”
“你知道,却并不感激!”宋玉筝冷冷瞪着他。
“父皇是怕李澄空下手杀了我。”宋玉怀轻笑:“不过李澄空却不会杀我。”
晚明
宋玉筝冷笑。
出世魔王
宋玉怀道:“不过我也知道,看的还是皇上的面子,谁让我是皇上的兄长呢。”
“六哥你知道便好。”宋玉筝道:“还是好自为之吧。”
“唉——!”宋玉怀摇头:“这就是命,我一直是不信命的,现在却不得不信。”
宋玉筝道:“六哥是想讽刺我全靠着李澄空吧?”
“难道不是?”
“……是。”宋玉筝轻轻点头:“没有他,我确实不可能坐上皇位。”
如果不是慑于李澄空的威势,父皇也不可能把皇位传给自己。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