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pyw7z熱門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147章 三小姐回門閲讀-1txqa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绝非是因为她蠢笨,学不会规矩!
“你,因为你不自信,你就胆敢用熏香,让我昏昏入睡?”白嬷嬷气的胸口上下起伏。
倪月杉赶紧开口:“嬷嬷莫要动气,大晚上的请大夫不方便!”
“你……”白嬷嬷捂着胸口,一脸愤怒的看着倪月杉,这是又要晕了!
室友不直 柳木桃
“住嘴!”倪高飞瞪着倪月杉,倪月杉还不长记性?
倪月杉抿着唇,乖乖闭嘴。
“大夫!”倪月霜在一旁唤了一声。
有下人赶紧去请大夫,白嬷嬷却是开口:“不必了!若是我管教不了这位倪大小姐,等于辜负了皇后的嘱托,我,我不会再动怒了,我定要将你这根朽木,雕好了!”
她瞪着倪月杉,遇见这样难教育的,她没有知难而退,反而越挫越勇。
倪月杉皱眉,郁闷。
“多谢嬷嬷给大姐机会,她其实就是嘴巴笨了一些,气到了嬷嬷,也非有心!”倪月霜给白嬷嬷顺着后背,替倪月杉说着好话。
倪月杉嘴角微扬,这个倪月霜是说好话给青蝶看的吧?
倪月杉觉得挺好使,“咳咳,是啊嬷嬷,二妹最了解我了。”
白嬷嬷瞪了倪月杉一眼:“今晚时间不早了,便算了,明天你可要准时听课!”
然后站起身子往外走,倪月霜赶紧跟着,相送。
人走后,倪高飞瞪着倪月杉:“还不跪下!”
倪月杉没狡辩,老老实实跪下。
“你的胆子好大!”倪高飞厉声呵斥,倪月杉缩了缩脖子:“爹,我对二皇子无意,又怎么会老实学这礼仪?”
“你!那是圣旨赐婚!”倪高飞瞪着双眼,他今日也被倪月杉气的不轻。
殘人傳
白嬷嬷是皇后身边的红人,看着景玉宸长大,皇后稳固后宫地位,白嬷嬷也是功不可没,可倪月杉胆敢忤逆白嬷嬷到这种地步,实在胆大!
若真被相府给气出个好歹来,皇后能放过倪月杉?
“你就在这里跪着,不许起来!”
倪高飞哼了一声,怒气冲冲的往外走去。
倪月杉倔强的没有吭声求情,倪高飞走后,青蝶才上前:“小姐,你这是何苦,二皇子他其实人很好的!”
“你不用替他说好话,就算他人再好,可我终究是个弃妇,我对男人,早就没了少女情怀,怀着期待,怀着春心!我只想一个人,逍遥自在,谁都别想撩动我的心!”
青蝶讶异的看着倪月杉,倪月杉对景玉宸无意?
“可是,邹将军怎能与二皇子相提并论……”
青蝶纠结的看着倪月杉,想开解,但倪月杉太倔强了。
第二日,白嬷嬷等着倪月杉前来,却有下人过来禀报;“嬷嬷,大小姐跪了一夜,着凉,发了高热,来不了了。”
倪月霜讶异,“嬷嬷,大姐身子向来强壮,怎么会说病就病了,月霜过去看看吧,也或许这是故意拖延。”
白嬷嬷点了点头。
汲冬阁内。
今妃昔比:陛下你好壞
yes!終極學院 夢幻祝福
倪月霜缓步走了进去,只是床幔低垂,看不见倪月杉的情况。
“大姐,听说你病了,月霜来看你。”
但里面并没有回应,倪月霜奇怪看了看床幔,想透过床幔看看倪月杉的情况,怎奈床幔太厚,看不清楚。
青蝶在旁边提示说:“小姐或许睡着了,要不二小姐先回去吧,你的心意,奴婢会等小姐醒过来,告知小姐的。”
倪月霜愕然:“嗯,好,只是待会三妹回门,大姐这是要错过了?”
“若是三小姐回门了,奴婢会唤一唤小姐的,问问小姐要不要起来看一眼去。”
青蝶神色突然变了:“对了,厨房还熬着药呢,奴婢前去端药来了!”
之后,飞快离开。
倪月霜冷眼看着青蝶离开的身影,嘴角不屑的勾起,她朝床幔伸手而去,等她看清楚床幔内的情况时,瞪大了眼睛。
倪月霜回到白嬷嬷身边时,低垂着头,很纠结。
白嬷嬷觉得奇怪:“如何了?”
“嬷嬷,没想到大姐她竟敢……”说着纠结的叹息一声。
白嬷嬷似乎听出了什么猫腻,“说啊。”
倪月霜咬着唇,纠结犹豫:“月霜说了便是对不起大姐。”
“你不说,才是对不起她!她将来入了二皇子的府,还如此不知收敛,给二皇子惹出了麻烦怎么办?”
倪月霜这才纠结的说:“大姐她,并不在闺房,床上谁都没有。”
白嬷嬷站了起来:“没人?装病都懒得装,人又出府了?”
她开始生气,朝外快步走去,倪月霜跟在后面:“嬷嬷你别生气啊,大姐一定是因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
白嬷嬷看向倪月霜:“重要的事情?好个重要的事情,重要到,诓骗我?”
然后愤怒的朝汲冬阁而去。
倪月霜嘴角扬起,倪月杉啊倪月杉等着完蛋吧!
警花的貼身高手
白嬷嬷到了汲冬阁,青蝶看见白嬷嬷行了行礼:“见过嬷嬷。”
“你们小姐病了?”
“回嬷嬷,小姐已经喝药睡下了,相信很快就能好转。”
“是么?”白嬷嬷审视的看着青蝶,然后迈开步子朝内走去。
青蝶跟在白嬷嬷的身边:“嬷嬷,小姐已经熟睡了,怕是不能去听课了。”
白嬷嬷却是没搭理,径直朝倪月杉床榻走去:“我在太医那里知道一个法子,可以快速让人退了高热,所以将你们小姐交给我吧。”
她伸手去掀床幔,青蝶挡在床榻前。
“见效快的法子终究伤身,还是算了吧?”
白嬷嬷神色一冷:“让开!”
青蝶迟疑的杵着没动,白嬷嬷伸手一推,青蝶被推了开去,床幔也被白嬷嬷给揭开了。
只是,床榻上确确实实躺着一个人……
脸上泛着潮红,明显的病态。
“嬷嬷,还是让小姐好好养着,不要用什么急法子吧?”
白嬷嬷看了青蝶一眼,她依旧不相信倪月杉这是病了。
她伸手,触碰到倪月杉额头时,让她意外了,竟然真的有些烫。
收回手后,白嬷嬷这才神色缓和了一些,甚至有些尴尬。
“小姐一直昏迷不醒,奴婢也很忧心,但奴婢亲手灌了药,应当会好起来的。”
“一直昏迷不醒?你是说,她一直躺在床上昏迷着?”白嬷嬷迟疑的看着青蝶。
青蝶点头:“对啊,小姐早上本来要去向你学规矩的,只是走在路上晕倒了,抬回来过后一直昏迷着。”
“那二小姐可来看望过?”
“只有夫人身边的人过来看了看情况,没其他人过来。”
白嬷嬷皱起了眉:“让她好好养伤吧,养好了再学规矩。”
她迈开步子朝外走去,倪月霜陷害倪月杉?
若是她没有亲自来求证,是不是就错信了倪月霜的话?以为倪月杉装病?
白嬷嬷心事重重的朝外走去,倪月霜迎了上前:“嬷嬷,如何了?”
“她确实不在,竟然敢骗我!”
“那嬷嬷打算如何处置大姐呢?”倪月霜藏着眼里的光芒,有些期待的问。
嬷嬷叹息一声:“如此顽劣,应当重罚,但她有病在身,算了吧!”
倪月霜愕然:“嬷嬷,大姐顽劣,就应当好好管教,否则,将来必定会给二皇子惹麻烦啊!”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她还病着。”白嬷嬷叹息一声,好似很郁闷。
“嬷嬷,总有病好的时候啊!”
白嬷嬷审视着倪月霜,原来她在人前帮助倪月杉说话,人后,便想着处置倪月杉。
她竟是个表面背地两套的人。
被白嬷嬷的眼神盯的发怵,倪月霜赶紧解释:“月霜也是为了大姐好,不希望大姐将来有一天给二皇子惹了祸,还连累了相府,唉……”
在汲冬阁的倪月杉在白嬷嬷走后,就睁开了眼睛,她就知道倪月霜和白嬷嬷会来,这次倪月霜还想装白莲花吗?做梦!
接近午时的时候,相府门外停了一辆马车。
只是因为苗媛和田悠都尚在养着身子,站在门口迎接的唯有倪月霜和倪高飞以及一干下人……
邹阳曜一袭玄色斜襟长袍,深邃的眸,薄凉的唇瓣,挺拔笔直的身躯,出现在相府门外时,无疑,形成一道悦目养眼的风景。
喪屍危機末日
傳銷生涯日記
他对马车内的倪莹莹伸出了手,体贴入微。
九項全能
倪莹莹害羞的在马车内钻了出来,伸手搭在邹阳曜厚实的手掌中。
她倪莹莹即便是庶出,可却做了三品将军夫人,羡煞了不知道多少人。
她嘴角扬起笑容,下了车后,对倪高飞恭敬行礼:“见过爹爹,见过二姐。”
倪月霜赶紧开口:“三妹怎么这么客气,你现在是将军夫人,我对你行礼才是。”
倪莹莹害羞的低垂着头:“二姐,莫要笑话我了。”
邹阳曜看着倪高飞唤了一声:“岳父。”
当年倪月杉回门,邹阳曜根本没陪同,可倪莹莹却有面子让邹阳曜来了,倪莹莹比倪月杉更得邹阳曜的心啊!
“快些进来吧。”
倪高飞朝院内走去,他可不相信,邹阳曜对倪莹莹是真心的,当时他只单纯的为了气倪月杉而已!
倪莹莹亲昵的挽向倪月霜的胳膊:“为何不见小娘还有大姐?”
“小娘受伤了,倪月杉生病了,你可还记得我们三个要共同对付倪月杉的事情?”
倪莹莹点头:“记得,怎么?”
倪月霜嘴角噙着一抹冷笑:“邹将军回来,何不趁着这次机会?”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