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hi49i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霸衛-第八百二十四章 執拗鑒賞-ocuxu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俨然,姬仇已经发现若继续争论下去,当着众将士的面,只会让他陷入更加为难的境地,毕竟这件事,无论从情亦或者从理方面来讲,都是晋侯有过。
现场的气氛颇有些尴尬,亟须出现解围之人,方能打破这一尴尬的局面,姬仇毕竟身为晋侯,贵为方伯,这个话题还是他先提起的,若由他先下一个台阶,倒是显得跌份了些。
而卫扬便予以还击,他也给了晋侯台阶,可谁曾料到姬仇这么执拗,偏偏不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讲,眼下情形走到这一步,也不是他们所乐意见到的。
本想化解矛盾的陈刀,此时却木讷了些,见两位诸侯争论,他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打破这一僵局。
气氛若是继续这么沉闷下去,只怕对晋国卫国之间的关系会产生影响。
“吁!”随即,一声吆喝打破了沉静,齐国大公子吕禄甫一驻扎完营寨,便匆匆骑马赶来,见到众人,他顺势跃于马下,走上前,拱手一揖,道:“见过晋侯,见过卫侯。”
卫扬见状,忙率先迎上前:“大哥,一家人不必说两家话,大哥您能赶来此地替我解围,我已是感激万分。”
“诶,话别这么说。”却见吕禄甫一摆手,道,“此事还是多亏了晋侯,若非晋侯亲自赶来,即便是我,也无法阻止晋世子。”
卫扬闻言,便转向姬仇,拱手一揖ꓹ 恭恭敬敬地说道:“多谢晋侯多次救命之恩。”
这一幕陈刀都看在眼里,仿佛刚才两位诸侯之间的恩怨无从发生一般。
可姬仇并未回话ꓹ 只是冷哼一声:“知道就好。”
还是吕禄甫机敏,已然猜到刚刚他前去安营扎寨之时,定发生了些什么ꓹ 否则,两位诸侯的态度也不会这么奇怪。
“晋侯ꓹ 卫侯,既然此事已经解决ꓹ 不妨回城内商议?”吕禄甫向卫扬瞥了眼ꓹ 似乎在告诉他,此事身为卫侯的他需要退让一步,方能解决。
卫扬心领神会,也知道此次能解卫国之围,多亏了晋国大公子姬伯及时赶回齐国求援,还真别说,若姬仇不亲自前来ꓹ 只怕没人能拦得住晋世子姬还攻下这座卫国城。
眼下二王并立的局面仍未结束,就算晋侯姬仇又再多值得指摘的地方ꓹ 卫扬也应该尽可能地与其减少矛盾冲突ꓹ 免得让本该处于优势的卫国瞬间落入困境。
羽蛇 龍馬甲
“晋侯ꓹ 您千里迢迢从齐国赶来ꓹ 一路上劳累奔波,也辛苦了ꓹ 既然到了卫国之地ꓹ 吾也应该尽一尽地主之谊。”卫扬放缓语气ꓹ 尽量压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客气地对姬仇说道。
“晋侯ꓹ 既然卫侯都这么说了,您还是得…”吕禄甫笑着说道。
劍出華山 血沃天涯
姬仇瞥了眼卫扬,眼神中充满不屑,刚刚卫扬当着众人的面为难他,他心里当然颇为不爽,只是碍于自己身为方伯的颜面,为诸侯之长,也不多和卫扬计较:“既然贤侄都这么说了,孤若不给面子倒是说不过去了。”
“荀将军这是怎么了?”吕禄甫顺势这么问道,他早就注意到荀成已身受重伤,不过事有轻重缓急之分,他只不过是把解决两位诸侯之间的争论放在第一位罢了,“荀将军,您可是号称天下无敌的名将,在我的印象中,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打伤您!”
吕禄甫颇觉得不可思议,毕竟荀成的武艺,天下人有目共睹,就算是在场的两位名将,陈刀与欧阳亮,在面对荀成之时,他们也没有把握能打败他,就连与他打成平手都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
“莫不是欧阳将军的杰作?”吕禄甫很清楚,他是与陈刀将军一同赶来卫国的,陈刀压根就不可能这么做,再说了,在天下名将中,陈刀的武艺算较弱的一档,所以,他自然而然地便会把猜测放到欧阳亮身上。
却见欧阳亮连忙解释道:“此事与我并无关系,我若比荀成还厉害,还需要晋侯大动干戈,发兵前来帮助卫国吗?”
逍遙農夫 黃河之水
盛世田園女財主 瓊羽
不敗軍神 會變的尺
“此事可是晋世子所为…”
还没等欧阳亮说完,却见荀成在随从将士的搀扶下,缓缓走近吕禄甫,声音沙哑:“禀大公子,这是荀某自己不小心受的伤,与欧阳将军、别人无关。”
重生之商海縱橫
这里的别人,在场众人都听得出来,这定是晋世子姬还之过,虽说他并未了解这一切,但大致发生了什么,他也能猜得出来。
“荀将军真是不容易。”吕禄甫并未追根究底,倒是客套地说了句,便把话题给引开了。
“此一战,让荀将军受苦了,晋侯与众位来吾府一叙,至于荀将军的伤,吾会派人治好的,请众人放心。”
“大哥,不如让城外将士们一同进城,在外风餐露宿,倒也不好,传出去显得吾这个当卫侯的,没能尽到地主之谊。”
当卫扬说这番话之时,一旁的欧阳亮一直在用眼神示意卫扬,现在的卫国城已然元气大伤,城外的兵马数量可不容小觑,且不说此时此刻卫国城的百姓们对晋国颇有些成见,倘若晋国将士真的前来卫国城的话,倒是一大隐患。
房地產商
神話紀元 人勿玩人
毕竟,谁也猜不到晋侯姬仇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应该顺着他给的台阶下,可他非但没选择这么做,倒是继续争论,让局面变得更为僵硬。
卫扬微微点头,似乎在告知欧阳亮,自己清楚此事的做法,随即他向吕禄甫望去,他相信,大哥定会理解他真正的想法。
却见吕禄甫摆摆手,说道:“晋世子姬还冒天下之大不韪攻打卫国,已然被天下人唾弃,若此时此刻晋国将士们在驻扎卫国城,天下人会对此作何想法,难道不会认为这是晋世子姬还的另一个计划,此事万万不妥,绝不能这么做。”
从客观的角度来讲,的确是这样,虽说晋侯是以救援卫国的名义赶来,可他所率领的兵马,最佳选择也只是驻扎在城外,更不用说之前姬还所带的兵马,一旦他驻扎卫国,天下人就免不了会对此猜测:或许这是晋侯姬仇的另一个计谋,亦或许这是姬还的另一个计策。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