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u82l8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618、問題和訪客熱推-a6vb5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小說推薦爲動畫製作獻上美好祝福
顾家门口。
一阵寒风吹过。
气氛有些尴尬。
顾雪捋了捋被风吹得扬起来的长发,有些纠结。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这情况好像挺麻烦的啊……
“走吧,进去,外面冷。”
顾柔没有让顾雪思考多久,看外面风挺大的,她立刻就拍了拍顾雪的背脊,带她进屋去了。
顾枭依旧站在门口。
但顾柔经过时,没有去看他,而是直接就往门口走去。
顾雪倒是看了他一眼。
但她刚把顾柔哄回来,真不好说什么。
所以。
就在沉默中。
顾柔带着顾雪走进了家门。
并砰的一声,用力关上了大门。
“唉……”
顾枭目送着两个女儿离去后,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幽幽地叹了口气。
一副怨妇模样……
“造孽a……”
咔嚓。
门突然被打开。
刷。
我的超神空 王道
顾枭立刻收起了脸上怨妇般的表情,绷着脸,假装深沉地看着天空。
顾柔拿着一袋垃圾,看了他一眼,将垃圾丢在门口一角后,再次走进了屋里,并关上了门。
“唉……”
没有发生自己期望的事。
顾枭有些失望,他猛地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絕世劍修 楚煙客
咔嚓。
他巴掌刚落下。
门就又被打开了。
顾柔提着另一袋垃圾出来。
顾枭赶紧又恢复严肃的表情。
砰。
门再次被关上。
“唉……”
咔嚓。
!!!
什么父亲的威严。
见鬼去吧!
顾枭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神情萧索,不管了。
怨妇就怨妇吧。
看到就看到吧。
“我不想邻居误会,也不想我们家门口有人冻死,去洗个澡,然后离开。”
但这次。
顾柔没有提着垃圾,而是扶着门框,像是对着空气说了这么一句话。
“呃……”
顾枭猛地扭头,看着顾柔。
顾柔面无表情。
看顾枭久久没有动静。
她就要关上门。
“不需要,那就算了……”
“需要,需要,爸爸需要!”
顾枭瞬间就跑了起来。
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有跑得那么快过……
在关上门的最后一分钟。
顾枭顺利进了顾柔和顾雪的家。
这次不是强闯了,而是被邀请进来的。
顾枭进了屋子里,明明刚刚还火急火燎,但一进去,看到小女儿顾雪坐在玄关,好整以暇地看着门口ꓹ 他立刻就干咳一声,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ꓹ 想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着急……
“别装了,你刚刚冲进来小雪都看到了。”
顾雪淡淡道。
“……”顾枭面露尴尬。
“家里没有男装,没有衣服给你换ꓹ 也没有毛巾之类的东西,你让你的手下带一套过来。”
顾柔说完最后一句话ꓹ 便拉起了坐在玄关处的顾雪,进屋去了。
顾枭目送着两姐妹离开。
然后看了看周围ꓹ 和自己身上被雪浸湿透了的衣服。
深吸了口气。
笑了笑。
然后眼睛又红了。
花開
他掏出手机ꓹ 给佐藤富山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帮我买一套男装和一套洗漱用品。”
佐藤富山也没问为什么,直接就道:“好的,送到嘛去?”
顾枭轻声道:“我女儿家……”
佐藤富山在电话那头猛地大喝道:“哈……!?”
但他刚‘哈’一声。
电话那头就隐隐约约传来了一道女声。
“臭老头,你发羊癫疯啊!吵死人了!上次你让我带你上去被大小姐骂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啧……妈!你老公发羊癫疯了!你快管管!”
“尽快。”
顾枭没管惊讶的佐藤富山和他女儿的小剧场,只是叮嘱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
佐藤富山很快就把衣服送来了。
当他走进顾家。
看到顾枭ꓹ 和给他开门的顾柔坐在同一个客厅的时候,他瞪大眼睛ꓹ 眼球都快凸出来了。
“坐一下?”
顾柔看着佐藤富山ꓹ 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不、不用了。”
佐藤富山僵硬地放下新买的男装ꓹ 拒绝了顾柔ꓹ 机械地转身,离开了顾家。
然后ꓹ 刚出门。
佐藤富山就狂奔了起来ꓹ 并掏出了手机ꓹ 给佐藤绘衣打了个电话。
“闺女,我有个劲爆的消息要跟你说!”
“你不用说了ꓹ 对于我来说,最劲爆的消息就是你晚上不回家吃饭,我能吃多一份,除了这个之外,其他的,你就都不用说了,我不想听。”
佐藤富山:“……”
另一边。
顾枭拿着佐藤富山买来的衣物,进了浴室。
顾柔和顾雪坐在客厅。
一个正在煮茶,一个正在玩手机。
“对了,车钥匙。”
顾柔突然说道。
“哦……”顾雪收起手机,叹了口气。
顾柔揉了揉顾雪的脑袋,歉意道:“多穿件衣服,外面冷。”
“知道了。”
顾雪站起身来,就要往外面走去。
但她想了想,又倒了回来。
“怎么了?”顾柔抬起头。
顾雪站在顾柔面前,沉默片刻后,抿着嘴唇,分开双腿,跨坐在了她的大腿上,正对着她,并捧起了她的脸蛋,让她看着自己。
“干嘛?”顾柔眨了眨眼睛。
“不知道。”顾雪理直气壮。
“行啦……”
顾柔露出一抹微笑,揽住顾雪的脖子,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脸蛋后,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再走了。”
……
顾枭从浴室出来的时候。
只有顾柔一个人坐在客厅。
他拿着新毛巾,擦着头发,半边屁股坐在沙发上,沉默了一会,等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后,才开口问道:“小雪呢……”
底气很不足的样子。
顾柔淡淡回道:“去找钥匙了。”
“哦……”
顾枭不明白,但又不敢问……
所以,客厅里的父女,短暂的交谈后,又沉默了。
渣女來襲,王爺快逃
顾柔喝着茶,顾枭擦头发都快把头皮给擦掉了……
“……对不起。”
顾枭也知道自己头皮都快擦掉了。
所以将头发擦得一滴水都没有后,他放下了毛巾,开口了。
顾柔拿着茶杯的手顿了顿:“……不必跟我说对不起,那次小雪跟你说的话,我也听到了,虽然不是很认同,但有道理,父母也是人,你也是人,你自己做的蠢事,我犯不着生气。”
顾枭:“……”
“放心吧。”
顾柔放下茶杯,看着顾枭:“我不恨你了。”
“……为什么。”
“因为小雪。”
顾柔看向门口方向,露出温柔的笑容:“之前恨你,现在想想,我可能只是在跟自己赌气,但赌气不会让我好受,只会让小雪难受,这个道理昨晚我想明白了,所以我决定不恨你。”
“……”
顾枭听到顾柔的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开心好,还是该悲伤好。
不恨的话,那现在对自己的情感又是什么……
他看着自己这个最难搞定和面对的大女儿。
心情很复杂。
“那……”
顾枭深吸口气。
他知道这种机会不会常有,所以他不愿意错过了,心情复杂归复杂,但他不准备继续沉默下去。
“你原谅我了吗?我的……女儿。”
顾枭的话,说出来了。
正准备伸手拿起茶杯的顾柔,动作一滞。
嫻靜丫頭富貴命
……
另一边。
顾雪正在院子里四处晃荡着。
说是找车钥匙,其实心不在焉。
初陽 潕憂
钥匙怎么样都好啦。
要不是为了让顾柔和顾枭独处,她才不跑出来吹风呢。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时常感觉你在耳后的呼吸,却未曾感觉你在心口的鼻息……”
顾雪迎着风雪,一边在院子里面转悠,一边小声哼唱着歌。
但等她走到院子门口。
歌声突然就停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升调的‘诶’。
院子门口。
三原千纱站在风雪中,身穿白色外套,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
宛若风雪中绽放的梅花。
遗世独立。
“你怎么来了……三原小姐。”
顾雪瞪大美眸,但招呼都没打完。
三原千纱就小跑着冲到她身边,一把抱住了她。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