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s0m49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十億次拔刀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章 你還沒死啊!熱推-ukyd6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走到窗户前,抬头望去……
沈侯白的眼帘中,入眼看去……
那一栋栋的大楼上,那不断闪烁着的电子广告牌上,也无一例外的都在播放着‘天下第一武道会’的信息。
闭眼,沈侯白缓缓说道:“系统,查询一下陈青鸾和沈岩在哪!”
“系统提示:查询完毕。”
“系统提示:目标所在位置,海上市‘天下第一武道会’分馆。”
“天下第一武道馆分馆?”
“她们母子去那干什么?”
“难道要参加这天下第一武道会?”
疑惑间,沈侯白走进了主卧,然后打开衣柜,拿出了一套看上去是新做的西装,接着步入浴室……
待洗了个澡后,沈侯白便走出了公寓,来到了公寓的天台上,接着脚下一沉,人便御空而起了。
……
“哈妮,怎么样?”
“我这新买的法拉利飞机够快吧。”
天际,一架小型的飞机正在以时速五百公里的速度在天际飞行着……
而飞机内,一名男子单手握着类似汽车的方向盘,而另一只手则搭在副驾驶座,一名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的黑丝大腿上。
此时的年轻女子,伸手打了一下男子不老实的大手,然后一脸娇媚的说道:“讨厌。”
话音未落……
“嗖。”飞机的身旁,一个身影快速的疾驰而过……
“咦,达令,刚才我怎么好像看到有个人飞过去了?”
年轻女子娇嗔中,看着从眼帘中疾驰而过的身影说道。
“身影?”
“哈妮,你真爱开玩笑!”
“我这法拉利飞机的时速可是……”
话未说完,那疾驰而过的身影却是折返而回了,回来的同时,来到了法拉利飞机的挡风玻璃前,然后‘啪啪’轻轻敲了敲,接着……
在这一男一女充斥着震惊的目光中,沈侯白说道:“请问,海上市在哪个方向?”
完全是下意识的,男子瞪大双眼中,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位于海上市的方向……
亦就在这时,沈侯白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谢谢。”
说完,沈侯白便瞬间消失在了男人和女人的眼帘中……
“哈……哈妮,我……我们昨天是不是喝酒喝的太多了?”
约莫一息的样子,男子看向了女人,然后‘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唾沫的同时朝着女子问询道。
“可……可能吧。”
女子亦是咽下了一口唾沫,然后说道。
而就在女子说话的时候ꓹ 飞机出现了剧烈的颠簸,使得女子急忙喊道:“达令ꓹ 飞机……”
随着女子这么一喊,男子才反应过来,操纵起了飞机ꓹ 使得差点就机毁人亡了。
回看此时的沈侯白……
虽然有男子指引,但飞了一会儿后ꓹ 沈侯白还是迷了路,无语下沈侯白只能求助与系统了。
“系统……查询前往海上市ꓹ 天下第一武道馆的路线!”
姐弟戀:求你,放了我
“系统提示:正在绘制路线图。”
“系统提示:路线图绘制完毕。”
随着系统的提示出现ꓹ 沈侯白的眼帘中便出现一个指引般的箭头,使得沈侯白只要根据箭头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
片刻后……
在沈侯白高速飞行中,他来到了海上市。
“哒!”
未免引起围观,沈侯白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落了地。
“师傅,天下第一武道馆。”
沈侯白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小哥,要去武道馆啊。”
或许是因为对武道馆有兴趣,所以司机便和沈侯白聊了起来。
“是啊。”沈侯白点了点头。
“可惜啊ꓹ 要不是需要养家糊口,我也想去武道馆看看。”
说着ꓹ 司机从后视镜上拿下了一张照片ꓹ 照片中有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少年ꓹ 男人不是别人ꓹ 正是司机本人,而少年……看着少年与男子亲密的模样ꓹ 估计应该是父子。
“喏ꓹ 这是我儿子!”
“今天我儿子也参加了武道馆少年组的比赛。”
不等沈侯白说些什么ꓹ 司机又道:“对了,小哥去武道馆看谁啊?”
听到司机的话ꓹ 沈侯白想起来公寓墙壁上,挂历所标示的‘天下第一武道会’,使得沈侯白不免会想到,该不会是沈岩也参加这武道会的少年组吧!
“看我儿子。”
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沈侯白便如此说道。
“啊,小哥,你都有儿子了?”
“这么年轻就有儿子了,看不出来啊。”
因为修炼的缘故,沈侯白虽然已经快四十了,但他的模样,却是还和二十多差不多,而少年组的比较最小也得十岁。
这么一来,司机吃惊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二十多结婚生子可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二十多有个十岁的儿子,怎么想也不太可能……
“年轻吗?”
“其实我已经快四十了。”沈侯白说道。
“四十!”
醜男的幸福生活
“看不出来!”
“老哥,你保养的真好。”司机说道。
司机已经从小哥变成了老哥,因为司机才三十五岁而已,但他看上去却是和一个中年大叔差不多了。
十分钟的样子……
沈侯白在出租车的运送下,来到了海上市,天下第一武道会的分馆前……
“不用找了。”
丢出一张百元大钞,沈侯白便下了出租车。
一边朝着会场内走去,一边沈侯白对着系统又道:“系统,定位陈青鸾。”
“系统提示:定位完成。”
随即,沈侯白的眼帘中便出现了一张武道馆的三维立体图,而图中则闪烁着一个红色的点,而这个红色点,就是陈青鸾所在的位置。
武道馆外……
可能是比赛还没有开始,所以馆外可谓人头攒动,其中一部分人前来参赛的人员,一部分是前来观看的观众,当然……也少不了黄牛。
只因这天下第一武道会乃是现在地球的盛会,没人会想错过,特别是即将开始的大会是少年组,所以也吸引很多武馆的人员,为的就是从中挑选出修炼的好苗子,然后吸纳,加以培养。
“武道会门票,内场第一排,还有三张,一张只要五万块啦!”
“武道会门票,外场第一排,还有五张,一张只要两万块啦!”
“武道会门票……”
人头攒动中,沈侯白的耳畔不断的传来着黄牛们的叫喊声。
此刻武道馆门口,那有着数名检票的检票人员,似乎不买票是进不了的。
而沈侯白身上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如此……
微微皱眉下,沈侯白脚下一沉,伴着一股劲风,沈侯白消失在了原地……
總裁一見鐘情
“啊!”
“怎么回事,哪来的风?”
入口处,随着一股劲风一闪而过,检票的人员,不由得惊呼了起来。
好在劲风也就一闪而过,使得检票可以得以继续。
而这劲风,显然……就是沈侯白……
也确实是沈侯白,因为此时的沈侯白已经通过了检票口,来到了武道馆内……
进入武道馆内后,沈侯白的眼帘中出现了很多穿着武服的男男女女,不难看出这些男男女女应该是一些武馆的人员。
算是为了趁这次机会打响自家武馆的知名度,所以很多武院也派出了自家的年轻人前来参赛。
穿过人流,沈侯白逐渐接近起了陈青鸾……
当沈侯白距离陈青鸾还有五六十米的时候,沈侯白的眼帘中便出现了陈青鸾的身影,当然还有沈岩……
几年不见,此时的沈岩已经是个少年了,身高也只差他妈妈一个头而已。
“沈岩,不要有压力,输了也没事,不行咱下次再来。”
一边言语,一边陈青鸾整理着沈岩身上所穿的陈家武服。
“嗯。”
“妈妈,我会努力的。”沈岩重重的点了点头道。
似话还没有说完,沈岩又道:“可惜……要是爸爸也能来看我比赛就好了。”
闻言,陈青鸾摸了摸沈岩的小脸,然后微微一笑道:“没事,妈妈会把你比赛的画面记录下来,到时候你爸爸回来了,在让他看!”
殘酷總裁絕愛妻 古剎
说着,陈青鸾拍了拍自己挂在右肩上的女士包包,而这包包里,除了钱财外,还有一只摄像机,可见陈青鸾是有备而来。
小牛時代 弓雖小月
“嗯!”
“那……妈妈,岩儿就进去了。”
沈岩又点了点头道。
因为赛场不允许参赛人员以外的人员进入,所以陈青鸾并不能陪着沈岩进入赛场,因此只能留在外面。
目送沈岩进入赛场后,陈青鸾精致的容颜下,‘哎’的叹出了一口气,她何尝不想沈侯白也能在,只可惜……这不是她可以左右的。
不过,就在陈青鸾叹气,然后准备前往观赛区的时候……
忽然间,她感觉到自己的小腰似乎被人搂住了。
她还以为是哪个不要脸的,竟然大庭广众的占她便宜,刚想发作……
随着她扭过头来,显现一抹怒容的想要骂人时……
随着她的眼帘中出现沈侯白的面容,似呆住了,陈青鸾瞪大双眼的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需要这么吃惊吗?”
看着陈青鸾瞪大双眼看着自己的吃惊表情,沈侯白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无语。
也就是这个时候,陈青鸾这才反应了过来,然后似埋怨,又似愤怒的说道:“你还没死啊。”
“死?”
“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莫非……你已经找到接盘的了?”
看着陈青鸾一身黑色小礼服,修身下,衬托的极为伟岸的胸脯,配合上一双黑色的小高跟,以及黑色齐至大腿的黑丝,沈侯白貌似有些吃醋的说道。
听到沈侯白的话,陈青鸾直接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我若是要找男人,比你好的多的是,轮的到你?”
此刻,沈侯白不免有些装比不成反被cao的感觉。
只得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环住陈青鸾那柔软的小蛮腰道:“比赛应该快开始了吧,我们先去观众席吧。”
似还在生气,陈青鸾一把拍掉了沈侯白环住她腰肢的手,然后‘哒哒哒’,伴着小高跟踩着地砖的清脆声音,气呼呼的先走了。
不过,才走两三步,陈青鸾便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然后转身又回到了沈侯白的面前,同时将自己身侧的包包取了下来,一把按在了沈侯白的胸膛上,接着在沈侯白下意识的接住下说道:“给我拿着包。”
“我这不是已经拿着了么!”沈侯白无语说道。
闻言,陈青鸾又瞪了一眼沈侯白,使得沈侯白瞬间便一只手来到了自己的嘴前,然后做了一个拉链拉上的动作,这才让陈青鸾收回了瞪向沈侯白的目光。
打开包包,陈青鸾取出一个小片,然后又道:“我去一趟卫生间,你在外面等我。”
“怎么……大姨妈来了?”看着陈青鸾从包包里取出的一小片卫生jing道。
“不行吗?”陈青鸾又瞪了沈侯白一眼,不过这一眼却是多了一丝妩媚。
“行!”
“只是……我这么久没回来,你不想晚上回味一下抓栏杆,撕床单的感觉?”沈侯白说道。
听到沈侯白的话,陈青鸾不由得一愣,似没有反应过来沈侯白的话什么意思。
不过下一秒,随着陈青鸾的小脸俏红起来。
随即,四下一瞧后,陈青鸾伸出一只玉手,然后‘啪’锤了一下沈侯白的胸膛,接着便扭动酥‘臀’快步走向了不远处的洗手间。
而沈侯白,则快步跟上,直至洗手间门口才停下……
蜜枕甜妻:老公,求抱抱!
也就五分钟的样子,陈青鸾便走出了洗手间,然后看了沈侯白一眼后说道:“走吧。”
武道馆很大,其观众席更是多达十万个……
但观众席再多,此刻也因为来的人多而出现了座无虚席的场景……
来到自己定的位置前,因为沈侯白没有票,而陈青鸾也不知道沈侯白会回来,自然也没有给他订票,这般……
“怎么办?”看着孤零零的一个位置,陈青鸾扭头看向了沈侯白,然后问道。
闻言,沈侯白看着内场第一排,这五万块一张票的座位,他摊了摊手道:“还能怎么办!”
说着,沈侯白已经坐了下去,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双腿……
不言而喻,就是让陈青鸾坐自己腿上,这样就可以两个人都有的坐了。
左右瞧了瞧,陈青鸾显露出了一丝的害羞……
然后说道:“要不……去补票?”
闻言,沈侯白又摊了摊手道:“你觉得现在还有票吗?”
“就算有票,也是后面的!”
“再则……我和你是夫妻,你坐我腿上别人还能说什么不成?”
听到沈侯白的话,陈青鸾忍不住翻起了一个白眼,然后说道:“这样……这样很难看啊。”
就在陈青鸾纠结的时候,沈侯白伸出了一只手,然后拉住陈青鸾的一只小手,接着……陈青鸾触不及防下便倒在了沈侯白的身上。
羞愤之中,陈青鸾挺直起腰板,显现一抹端庄的同时一眼明眸不断的打量着四方,直到她发现并没有多少人在看她,她才松了一口气。
松气中,陈青鸾怒瞪一眼沈侯白,就像在说‘你怎么这么讨厌’。
一直挺直着腰板其实也挺累的,所以不大会儿,陈青鸾便靠到了沈侯白的胸膛上,然后偷偷瞥向周围的同时说道:“我这样坐在你身上,别人会不会以为我是你的情人?”
把根留住
“难说。”沈侯白说道。
“难说?为什么?”听到沈侯白的话,陈青鸾立刻问道。
“你看……你身材保持得这么好,而且穿的这么美艳,完全不像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妇女,别人把你当成情人,小三也合情合理。”
听到沈侯白的话,陈青鸾看向沈侯白的目光不禁多了一丝古怪,因为她有些分不清,这是沈侯白在夸她还是在埋汰她。
“咦!”
突然,陈青鸾发出了一个‘咦’声。
然后伸手抚着沈侯白身上的西装,露出一抹无语的说道:“你倒是会找啊。”
“这件西装我记得是你之前走之前,我定制的最新款西装!”
過關
“看来还挺合身。”
李唐風雲之江山風雨情 心夢萍
“咦,这不是青鸾嘛。”
就在陈青鸾和沈侯白说话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到了陈青鸾和沈侯白的耳畔。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