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uxf9j熱門都市言情 留裏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497章 新式艦載武器看書-3cpgm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一批人小而强壮的男孩听从留里克的命令全员集结,他们就站在克拉瓦森的铁匠作坊区外的空场,接受留里克的检阅。
留里克背着手,挨个审视他们。
这些十岁左右的男孩,本来都命运只能是诺夫哥罗德的农夫,在贫穷中度过短暂而平庸的一生,甚至过早的因营养不良夭折。
重生之白貓王子
现在,一切都变了。
他们的体型比留里克还要强壮,因为经常性的体力劳动,每个人撸起的衣袖都能看到明显的肌肉纹理,哪怕他们都只有十岁。
他们每日大口吃肉,过去的半年时间真是每天必有一磅燕麦。
如此高营养、高热量的饮食可不是养肥仔,他们奉命努力工作,各个都成了不错的小铁匠。这群孩子仅仅是年龄小身材矮,他们现在就已经壮如牛,以后还得了?还不是力气强劲,抡起大斧一击砍断一棵松树?
这些斯拉夫男孩已经基本可以独当一面,固然在工作效率上比不上年轻力壮的卡威,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卡姆涅兴致冲冲前来汇报,“老大,人都到了。安排任务,我们不睡觉也会完成。”
“好!很有精神。那就按照我的命令,我要让你们制造一种新式武器。”
一切都不需要留里克赘言,毕竟这群孩子全都参与到了扭力弹弓的直接制造,制作武器,这群崽儿非常内行。
仅仅依靠胡子花白的克拉瓦森一人怎么可能制造大量武器?罗斯船只大量装备“蝎子弩”式扭力弹弓、木臂与钢臂十字弓的背后,就是这群铁匠小崽子的努力。
倘若没有这样的成功,留里克也不敢集结他们委以重任。
野驴投石机,所谓强劲的扭力驱动杠杆,把石块投掷出去的同时,惯性也带动整个机械上跳,就好似犟驴尥蹶子。
想让它不上跳的最好办法,自然是末端安装配重。
这些孩子,他们正被留里克以“全能型工匠”的标准培养,他们是年轻的矿工、冶金工、水泥工,亦是有前途的木工。
克拉瓦森忙于亲自锻打钢剑,他一直乐在其中。卡威与其招募的伙计,仍守着高炉ꓹ 继续量产生铁器具。
孩子们得不到精悍工匠的保住,不过留里克自己才是他们最好的老师。
来自南方海域更温暖的海水侵入波的尼亚湾ꓹ 大海已经基本解冻,海面上不慢了大大小小的浮冰,甚至是一些巨型冰山。
問道蒼生
罗斯堡所在的峡湾仍旧封冻ꓹ 不过民众察觉到上游的溪水日渐汹涌,峡湾的封冻必在几天内瓦解。
今年的夏季来得晚ꓹ 大地上的积雪正在大规模融化,只是在夜里又要冻结。大家不得不在每一个早晨ꓹ 用各种工具将自家房檐上的惊人冰棱打掉。
五天的忙碌ꓹ 留里克计划的六台“野驴投石机”硬是被他的年幼手下完成了!
北欧是没有野驴的,世界上的驴子都来自中亚,而今欧洲的驴子西欧到北欧是一头也没有。
如果要用一种动物的尥蹶子行为来描述这一武器,留里克毫不犹豫想到了公牛。
十台“公牛投石机”,它们可谓标准化的产物。
它的地盘是一个长度一个stika,宽度半个stika的框架,也就是约合一米和半米。武器的一端拥有被加固的木柱ꓹ 柱子上捆扎多达五层的缓冲鹿皮。
忍者世界裏的超人
它的扭力来源是麻绳、鲸须和皮筋条,浸入油脂进一步增强任性。
它本质是一种高适应性的战术机械ꓹ 整体结构也非常简单。当然ꓹ 它的精确性可是远逊于弩型的扭力弹弓。
留里克大人又发明了一种新式武器!
盼望着大海解冻的民众ꓹ 这段日子愈发焦躁ꓹ 他们需要一些有趣的事情缓解自己的心情。
留里克差遣一些壮汉,每两人轻易抬着制造完毕的“公牛投石机”ꓹ 安置在仍在建设的木墙之外。十座投石机一致面对大海ꓹ 等待着操纵。
数以千计的人前来围观ꓹ 刚刚建好的木墙脚手架也站满了人,更别提一群站在房顶上的家伙。
他们大抵都猜到了ꓹ 这些武器的作用就是把石块发射出去,就是它们每一座都不大,能有多大效能呢?
大家都揣测合情理,留里克有建造更大型的扭力投石机的技术和能力,就是缺乏时间。
这些总长越一米,扭力杠杆也越一米的小型货色,是短时间内就能拿得出手的武器。
大家内心里都期待着新式武器的惊艳表现,一双双眼睛看着仍能为你走动的冰封大海,期望看到很远处石块砸出的水花。
奥托默默地观看着,他在之前看到正在建造的实物时,就知道这武器的用处,乃至能带来的战术效果。
奥托联想起在哥特兰道的大决战,倘若当时己方能大规模发射石块,大量从天而降的石头必能远远的砸得哥特兰军队头破血流。
突然,他惊讶地看到操纵机械的,居然是一群孩子!
留里克只是安排壮汉搬运,操作者就是建造它们的小铁匠。
“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吗?按照我们约好的行动!”
没有任何的磨蹭,也必须煽动围观者的情绪,留里克干脆地下达指令,孩子们还是转动棘轮绞盘,杠杆被一点点放下。
十座公牛抛石机准备终于准备就绪。
“Hjutra!”
留里克下令了,十个孩子同时拉动拴着卡销的绳子。
蓄满了力量公牛抛石机,它们的杠杆猛然启动,拉拽着包裹海边石块的皮兜,硬生生将皮兜甩出去。
因为角动量是守恒的。杠杆猛力旋转到达顶峰,它撞击缓冲皮垫,角动量几乎都给了那麻绳挂着的兜。
有成年男子拳头大的卵石飞天了!被这种石头猛地一砸,头盔也不能救命。
人们纷纷昂起头,看着它们远去的影子那影子逐渐模糊变得难以辨认,终于在极远的地方,掀起十个水柱。
没有欢呼!真的没有欢呼!
人们甚至也没有震惊,或者说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围观的数千人发出剧烈的嗡嗡声,他们都在互相探讨。
倒是留里克大吃一惊,他总觉得这射程少说也得三百米了。
这可是极为惊人的距离,是大部分弓箭都不能比拟的射程。
留里克远远地注意到,石块的落点还是比较集中的。
“还不够!再来一次!”
听得命令,孩子们继续动手,杠杆迅速归位后,又是安装石块插进卡销。
新一轮齐射很快开始了,一切亦如初次。
“好极了,再来一次!”
留里克不断命令,结果每一座投石机都发射了十次。一百发准备好的卵石全用来“特种凿冰”了,还别说,远处的冰层的确被打穿。
看来实验该到此为止了?
留里克最后拍拍卡姆涅的肩膀,将记录长度的麻绳交给他。
相思令 王子嬅
那是总长一百个stika的麻绳,是当年用来计算十字弓射程的工具,后来也用来计算各种远程武器的射程。
它每隔十个stika打结,其中每一个stika以颜料涂一个蓝道。
卡姆涅小孩一个,他完全不必担心压垮冰层。然而当他不停以绳索测量,完成第二个麻绳长度(合计约二百米),一下子心虚了。
某中二的漫畫家
武器竟然将石块扔得那么远?
继续前进他注意到极为惊人之事,海面的冰层竟有了裂缝!他仍是硬着头皮测量,终于测道第280个stika后是一步也不敢继续啦。
他仍未抵达石块的密集坠落点,只是前面的冰层已经大面积开裂。
他匆匆归来,无奈地如实汇报。
留里克眯起双眼倾听,不由感慨:“难道石块把冰层都砸碎了?280个stika仍不是落点。”
留里克没有再废话,他旋即转移到陆地的试验场。
一片森林,而今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这一代绝不存在石块,倘若实验后发现拳头大的石块必是发射的石弹。
罗斯民众又齐刷刷跟着留里克的脚步继续围观,这一次观众更多了。
一切都在非常安全的状态下顺利进行,一个振奋人心的结果也摆在留里克的面前。
留里克,他在上午开始实验,实验一直持续到了傍晚。他统计了大量的数据,明确了公牛投石机的最大射程区间,以及针对不同距离,当以怎样扭力控制。
留里克,他是整个罗斯公国最伟大的科学家,他所掌握的高等数学的知识,直接作用在弹道学计算上。而他掌握的光学知识,又是以人为参照物,以不同距离肉眼可见人影大小,直接凿刻度在木头瞄准具上。
他并不要求这种抛石机次次精准,所谓大规模使用依靠概率投掷,针对敌人密集队形,反而会取得极佳战果。
入夜,似乎一切趋于平静。
那些参与到血战中的人们,他们逐渐悟出来这种武器的可怕,开始与家人、朋友分享自己的感悟。
公爵宅邸内,留里克与家人照常聚在一起吃饭,只是尼雅知道,很来这样一下人齐齐整整的场景要暂时结束了。
奥托喝了一瓶烈酒,他酒上心头好似莫名其妙地对着儿子抱怨,情绪也愈发激烈。
“留里克!你为什么不造发明这种武器。你要是……那可是最远330个stika!我们明明可以慢慢砸死那群维斯比的家伙,犯不着死上好几百个兄弟就赢了。”
夏有伊人 饒勍
留里克听得,碗里的麦子炖肉顿时不香了。
“你说他干什么。”尼雅不悦地推一把奥托。
奥托一个哆嗦:“我们明明有少死人的机会。”
留里克也很无奈,他沉静着脸:“新式武器的情况全在我的估计中。不!我觉得它最大打到200个stika,真想不到这么凶猛。的确如果我们早点装备这些,最好大量使用,我们可以不死一人就歼灭维斯比一万名战士。”
奥托又翻出来一瓶烈酒,对着炙热的油灯,凝视玻璃瓶的晶莹剔透,看着上面的所谓罗马文字嘿嘿傻笑。
“他们死得不亏,大祭司就是女武神,他们的英灵都上天了。留里克……”
“我在。”
“冰块很快就要融化,有了这些新式武器,你的远航我已经完全放心。”
皇後血
尼雅长叹一声,下意识地把一盘肉推到儿子面前,“这一去你可能要用整个夏天,吃吧。多吃一些。”
“好吧!好吧……我觉得也没什么风险。”留里克嘟囔道。
尼雅叹气喃喃,“我就是想起你两个哥哥,唉……”
“晦气。”奥托猛地拍打桌子,惊得露米娅等女眷急忙退却。“这是兑现盟约,这是赚大钱。还有,嘲讽那群自傲的丹麦人!尼雅!”
奥托以主人的姿态命令自己的妻子,“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照顾好露米娅。她现在不仅仅是大祭司,她一定已经有了身孕,你照顾好她就是照顾好我们的第一个孙子。”
尼雅点点头,就随手把露米娅赵到身边。
曾经的尼雅非常鄙夷这个养鹿人小奴隶,而今全都变了。她搂着露米娅以示亲近,就像是搂着自己的女儿。的确,在未来的日子里,露米娅、卡洛塔、艾尔拉、赛波拉娃等女孩就是她的精神依靠。
男人远征大海,女人留在母港守卫,族人们觉得天经地义。
尼雅不敢阻拦留里克的远航,她只能默默祈祷神继续宠爱留里克。
大海终于解冻了!
时间已经到了五月份,所有人都丧失了幻想,今年有一个可悲的短暂夏季。
聪明人已经在担忧今年的麦收情况,留里克固然非常担忧自己秋季弄不到大量燕麦,他现在实在顾不上那么多。
换个想法吧!倘若自己能通过一个夏季,从巴尔默克人那里弄到大量的盐运回,罗斯人就能大规模制造咸肉,就活命的角度来说,啃咸肉至少比吃变质的肉要好。
大量的货物塞入了阿芙罗拉号的船舱,她的载重已经高达十吨。
当然,这对于载货量突破五十吨都一切正常的她根本不算什么。
此行毕竟要穿越丹麦控制区,留里克获悉的丹麦盟主自视甚高,自己就是要在那个家伙眼皮子底下反复横跳,可谓疯狂挑衅,想来战斗是免不了的。
多达十座扭力弹弓被安在甲班,按照前六后四的排布。
滿城盡是黃巾軍
極品美女愛上我
公牛投石机则放在“船长休息室的”船首楼紧凑安排,必要时再搬出来。
留里克所计划贩运的主要是皮革,其次是一万磅麦。武器与工具兼顾的生铁斧头、锤子则有一百只。运输太多的货物,对方若是买不起岂不是太糗了?留里克自己也不想做赔本买卖,哪怕是卖盟友人情也是适可而止。
所以货物里最贵重的莫过于一套玻璃器,十瓶烈酒,一口炖肉的生铁大锅,还有一批肥皂。这些东西是送给比勇尼的父母,即巴尔默克的首领,同时也算是带走诺伦的聘礼。
在极为热烈的气氛中,罗斯人完成了春季大祭祀,所有船只推入大海。
三國之呂布傳奇
这一期间,奥托带着兄弟们完成了对商户的税收,古尔德仍是当众缴税最多的那一位,当然背后又是退税一部分。
最热闹的自然是两艘大船的入海,人们为之欢呼雀跃。
古尔多特号!斯佩罗斯维利亚号!两艘大型武装商船成了罗斯人新的庇护者.
这仍是一个新的开始!因为人们看到了,霍特拉家族的造船作坊的巨大木头厂房,两条龙骨又完成了铺设,其中一个正是旧祭司长屋得那根大梁!
留里克终于开始了伟大的远航,阿芙罗拉号上载有四十人,精锐佣兵如耶夫洛,全部的巴尔默克客人,古尔德手下最精英的水手。
奥托站在码头栈桥,平静看着大船离开。尼雅则抱着老丈夫,哭泣着看着大船远去,直到大船在细密浮冰中逐渐离开人们都视野,一切归于平静。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