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zr31z超棒的玄幻小說 機獅咆哮 五對輪-第七百二十四章 厄祭第一戰看書-lurn1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终于迎回了他们的指挥官。
但是,这份喜悦还没有来得及升起,便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打断了。
本应该早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的古老厄祭,复苏了!!
这个消息对于加拉尔霍恩高层来说,并不算是秘密。
在MA哈蒙斯进攻埃德蒙顿后,加拉尔霍恩本部就收到了相关情报。
而且,这些情报的来源几乎都是来自在MA哈蒙斯进攻埃德蒙顿那时的幸存者,那些以加里奥和卡尔塔为首的幸存者成为了加拉尔霍恩了解这场突如其来的厄祭的情报的主要来源。
其实,加拉尔霍恩本部别无他选。
本应该作为主谋者的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大闹一通之后,能够提供给加拉尔霍恩本部的选择也就所剩无几了。
一方面,在麦基利斯的运作下,他成功地进入了加拉尔霍恩隐藏在本部地下的那一处秘密空间。
另外一方面,则是由卡尔塔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重新掌握这支舰队的指挥权。
尽管,在古老厄祭复苏之前,加拉尔霍恩本部,乃至于其他舰队的人都对这支名不副实的舰队嘲笑连连,但眼前的情况,却只有这支舰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对地球上各处爆发的厄祭暴动进行处置,甚至是压制。
虽然如此,但在这支舰队船员成员大多都是来自地球各处的情况下,从厄祭爆发那个瞬间,来自地球各处的信息很快就将这些成员的视线给淹没。
惶恐,
不安,
担忧,
甚至是慌乱,
便是卡尔塔返回舰队后,第一眼所看见的情景。
屍燈
对此,卡尔塔没有第一时间呵斥这些形象。
保持沉默,不主动表态的指挥官,似乎也在验证着什么,隐隐间更是成为那股压抑的风潮的推动力。
“卡尔塔大人!不管如何,先说点什么吧?我们···”
从雪原那一战当中侥幸幸存的部下们看见自己所敬爱的长官安然无恙地返回,自然是高兴的。只是眼下的情况,却已经到了卡尔塔就算想保持沉默,也无法继续下去的紧迫时刻了。
坐在舰长位上的卡尔塔抬起目光,看了一眼往日里很是重视的部下后,又收回了目光ꓹ 不再理会他们。
这样的反应,当场让部下们变得更加焦虑。
“卡尔塔大人!!”
下一秒ꓹ 卡尔塔只是举起右手,阻止了部下们的说话。
“冷静!你们还活着,我很高兴!但是ꓹ 现在还不是贸然行动的时候!注视着我们的,不仅仅只是本部那群家伙ꓹ 还有人类世界的各大经济圈。”
卡尔塔的声音比起以往少了几分高昂,但却多了几分沉稳ꓹ 让熟悉卡尔塔往日作风的部下们感到了一丝陌生。
可是ꓹ 部下们不知道是应该为卡尔塔这样的改变而感到高兴?
还是说,更感到焦虑以及不安?
卡尔塔看到了部下们的焦虑,也看到了他们欲言又止的模样。
只见她环顾舰桥一周后,便缓缓地站起身,缓声说道:
“我明白大家的担忧!更明白大家的害怕!但是,现在距离地球最近的只有我们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之外,其余舰队最快也要在3日之后才能够赶到地球圈。而且ꓹ 他们的任务恐怕并不会是第一时间降落地球,进行对古老厄祭的镇压ꓹ 而是选择前往月球ꓹ 打击在那里活跃的厄祭!”
卡尔塔毫无保留地将她返回舰队之前ꓹ 加拉尔霍恩本部所作出的决定尽数说出了口。
尽管很残酷ꓹ 但这也是事实!
厄祭爆发的时间太微妙了。
先是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在加拉尔霍恩本部大闹一通,葬送了巴古兰赞公ꓹ 重伤莱斯达尔·艾里安公以及福尔克公ꓹ 只剩下巴度温ꓹ 法里德,库赞以及卡尔塔所在的伊修四个家族。
而在这个家族当中ꓹ 以优柔寡断的巴度温公为长,麦基利斯·法里德,伊欧古·库赞以及卡尔塔·伊修为次。
从这里可以看出,看似保留了大部分力量的加拉尔霍恩却是已经处于分裂的边缘。
先不说巴度温公能否稳住失去了最老者巴古兰赞公的加拉尔霍恩的局面,但是因为最为敬重的莱斯达尔·艾里安重伤昏迷而变得有些焦躁的伊欧古·库赞就已经成为加拉尔霍恩的隐患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卡尔塔很明白她首先要做的,便是稳住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然后,伺机而动。
卡尔塔的讲述让部下们哑口无言,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怎么呢?刚才还那么地着急。现在倒好,一个个都成了哑巴了吗?”
卡尔塔轻轻一笑,眼神中露出了一丝不屑。
这更让部下们觉得无地自容。
“好了!不必着急!很快,破局的希望很快就要来了!”
仿佛是响应着卡尔塔的推测那般,来自地球的一则紧急联络成为了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重新开始行动的契机。
“报告!司令!本部来电!库赞公以及其所率领的亲卫队在十二小时之前与本部失去了联络!!”
这一则消息的到来让卡尔塔顿时直起了身子,目光更是变得锐利异常。
“伊欧古·库赞,你果然行动了!”
天下圍棋
刚才就说过,亲眼看着人生当中最为敬重,崇拜的莱斯达尔·艾里安重伤昏迷的伊欧古·库赞在得知了古老厄祭的爆发后,极有可能会采取一些过激行动。
如今,这个存在于巴度温,法里德以及伊修三家的继承人心中的推测果真是实现了。
“卡尔塔大人!”
同样听到这个消息的部下们,连忙开口喊了一声。
“不必再说了!我知道你们想说的话,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还不是时候!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三次。”
亲眼目睹了卡尔塔对伊欧古·库赞失踪的消息有所反应,却又再一次被其拒绝的部下们面面相觑。
等待。
依旧还是等待。
随着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最后一艘战舰赶到,与大部队汇合,时间便已经过去了数个小时。
在期间,不仅仅是加拉尔霍恩本部传过来的消息,更有来自世界各大经济圈的紧急通讯,求援等信息,但面对这如潮水般涌来的信息,卡尔塔竟能够做到面不改色,依然保持着那副不慌不忙,异常冷静的姿态,从容地应对着来自各方的求援信息。
直到一则来自阿布罗的信息传来之后,卡尔塔冷静的面容才开始泛起了一丝波动。
武神毀滅系統
那是一片被茫茫冰雪所掩盖的极北之地。
更是一片被若隐若现,宛如巨龙飞翔的极光所笼罩的神秘之地。
而这段来自那片极北神秘之地的视频却是忠实地记录了一场激战发生的过程。
冰寒凌厉的狂风自北向南横扫整片荒原,让身处这处荒原的人类不禁地停下脚步,敬畏地看着掀起这场可怕暴风的大自然。
但是,在这股敬畏之下,却有一些充满勇气的人类存在。
他们身穿着厚厚的防寒衣物趴在雪堆之后,用那双隐藏在厚实而温暖的面罩之后的双眼,默默地注视着那片被冰雪掩埋的荒原,注视着这片那有可能会发生异变的极北之地。
“喂!西诺!你这家伙不在MS里面呆着,反而跑来这边干什么?还嫌外面不够冷吗?”
最強鬼後
尤金放下只是举起不到一分钟,便已经被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积雪的望远镜后,伸手推了推身边的那个大咧咧地从温暖的MS驾驶舱里面跑出来的家伙。
“喂!尤金!别这样说啊!虽然驾驶舱里很温暖,但待久了会让人想睡觉了!都怪那群黑不溜秋的家伙,在前几天分出去一半后,剩下的就一动不动。哪怕是暴风雪来了,都还是一个死样!”
西诺咧齿一笑,却不料被灌了一口冷风,差点没让他原地蹦了起来。
看着伙伴那个一脸难受的模样,尤金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地将自己的保温壶递给了西诺。
“看吧!好好的驾驶舱不待着,非要跑出来受罪!”
稍稍退后了一段距离,找个了稍微背风的位置,喝了几口温水暖暖身子的西诺嘿嘿地笑了笑。
“也不怕你笑话!我只是好奇待会阁下到底会闹出怎样的动静?”
西诺终于将自己放着好好的驾驶舱不待着,非要跑到这片冰天雪地里面受罪的原因说出了口。
“阁下吗?”
在长牙狮零式来到这片极北之地的同时,也带来了雷明凯的决定。
为了试探这批自分兵之后,就一直按兵不动的布鲁曼仆从军的意图,雷明凯经过一番深思熟悉,最终决定了以长牙狮零式为主的火力侦查任务。
尽管在这个决定公开的时候,遭到了奥尔加,尤金等人的反对,但碍于雷明凯一直以来对铁华团的支持,奥尔加和尤金最终还是答应了。
市井貴女
只是,为了尽可能地确保在完成任务的同时,能够为长牙狮零式和雷明凯的撤离提供足够的火力支援,奥尔加可谓是煞费苦心,在保证铁华团能够为阿布罗提供必要的武装支援的同时,将西诺的流星号和一支机动工兵分队尽数调到了极北之地,等待着长牙狮零式展开火力侦查那一刻的到来。
这一番举动,在雷明凯看来,却是多余的。
絕版青春
创世纪一战当中,被长牙狮零式吞噬的能源核心已经被消化得差不多了。
只要雷明凯和零式配合默契,运用得当,就算是漆黑弓天使再度出现在眼前,雷明凯也有敢于与其一战的底气。
但不管如何,雷明凯还是领了奥尔加这一番好意。
天色渐渐的暗了。
席卷雪原的狂风变得更加狂暴,也变得更加森寒刺骨。
那急速下降的低温让尤金和西诺变得无所适从。
“差不多是时候!西诺,尤金,你们回来吧!要不然,奥尔加会找我算账的。”
因低温而变得有些运作不灵的通讯器响起了一阵嘈杂声响。
从那断断续续的声音当中,西诺和尤金能够听出呼叫他们的人便是雷明凯。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
“嗯!”
对视了一眼,自觉已经快要扛不住那越发森寒的低温的两人悄悄地向后退去,拉开了与那片沉寂的极北荒原的距离。
接下来,便是长牙狮零式登场的时机了。
“呜呜呜呜!!!”
天色完全变黑的瞬间,一颗就算是狂风都无法掩盖其尖锐啸声的信号弹腾空而起,瞬间将那被冰雪掩盖的死寂之物尽数唤醒。
随着那一道道自白茫茫积雪之下亮起的红色光辉不断地向后延伸,从被那颗腾空而起的信号弹散落光辉的区域,一路延伸到更远,更幽暗的远方。
乍看之下,这由无数红光所形成的光河便是一天从幽暗地狱当中,流淌到凡间的血红长河。
“这···这等数量!!竟然还有这么多数量?!”
回到流星号的驾驶舱的西诺第一眼便看到了那惊人的红色光河。
就算是流星号所搭载的雷达,恐怕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判断出这条血红长河当中,到底会有多少架布鲁曼存在?
“西诺!准备支援阁下吧!”
负责指挥机动工兵分队的尤金也看到了那条血红长河亮起的瞬间。
紧迫,
恐慌,
都在这一瞬间压在了一直想要超越奥尔加的尤金的肩膀上。
然而,
还没有等西诺做出回应,一声比信号弹的尖啸声更具穿透力,更具震撼力的吼声撕裂了那将极北之地的森寒席卷大地的狂风。
煉欲魔帝
“吼!!!”
天色昏暗,
狂风呼啸,
異世邪帝
只见那幽暗的天域之下,两道金色冷光悄然亮起。
在那茫茫飞雪当中,那金色冷光宛如活物,时而收缩,时而舒张,摇曳不定。
“吼!!”
再一声咆哮间,卷席天地的风雪似是一滞,露出了隐藏在幽暗天宇之下,爆发出那穿透暴风雪的咆哮的主人真身。
金色的钢铁鬓毛宛如至高无上的皇冠,
血红的装甲将那巨大的钢铁狮首,躯体,四肢尽数保护在其之下,
金色的利齿,利爪所散发出来的寒芒仿佛就连那席卷天地的暴风雪都能够撕裂,
更让注视这头缓步从幽暗天宇之下,暴风雪当中缓步走出的钢铁雄狮的尤金和西诺在意的,便是那对自前爪后跟处的剑刃。
如果说,这头头戴金色皇冠,身披红莲装甲的钢铁雄狮所拥有的利爪利齿足以让人恐惧的话,那么,自前爪后跟处向后延伸的那对剑刃恐怕更是让人闻风丧胆。
不!!
应该说是,让那些被暴风雪掩埋得布鲁曼仆从军闻风丧胆才是!
如果,这些只会执行冰冷程序的AI会有感情的话!
“吼!!”
野蠻大姐你別逃 檸檬草的夏天
脚踏雪丘,居高临下俯瞰着那条明亮而骇人的血红光河,头戴金冠,身披红莲装甲的钢铁雄狮战意熊熊燃烧。
顷刻间,一道红光从雪丘之上激射而下,直冲血红光河。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