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力資訊

i0lj8熱門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線上看-149 我的主子就是喬大少爺看書-21dzb

Moses Archibald Moses Archibald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廖小爷听话抬头看向了乔墨儿,才反应过来,为何她会如此激动叫好、
“原来是你们啊,我还以为是谁呢?”
“没有谁,也就是老仇人对吧。今日我要是不在你身上讨回那四两黄金,我就把你打成廖猪头!”
“云墨,你这么精明的人,竟会被她骗去四两黄金,着实不该啊。”
“你到底是让我帮你报仇的,还是让你来看我笑话的。”
“看笑话的,呸呸呸,是让你帮我收拾他的,诓骗我是小钱,诓骗你的可是四两黄金啊,这个不用你亲自动手,我也能帮你讨回来的。”
徐岩只是随口一说,他以为乔墨儿和耿逸怀会随口一听,谁知道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那就劳烦徐岩大人了。”
徐岩怎么敢亲自动手,他最怕麻烦了,若是惹了这个廖小爷不快,那乔墨儿和耿逸怀离开之后,岂不是他又成了廖小爷寻仇的目标,但是这两位也不是很好惹啊,耿世子说的话他不得不听啊,当初就惹恼他被他丢掉进了水里,还感染风寒许久。
乔墨儿也是不好惹的,韩云熙是他的相公,也帮衬了自己的家人,如果惹了乔墨儿,按韩云熙那种手段,不说一条命,至少半条命也是要付的。
徐岩为难的吐了一口气,“诶,二位我突然想起来我家中老父亲喊我回家吃个团圆饭,先行告辞了。”
徐岩正准备离开,又折返回来告诉乔墨儿说:“云墨姑娘要是能要回四两黄金的同时,顺便帮我要回一两银钱便是。”
徐岩说完立马拔腿就跑,生怕多留一会儿,自己真的会是生死未卜了。
“没出息,竟为一两银钱,被廖小爷追杀。算了,廖小爷,我们来好好清算清算吧。”
乔墨儿拿着匕首继续同廖小爷掰扯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这群人在楚云庄有人帮衬又如何,现在在临安城,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回去我就让我家主子,灭了你们全家。”
乔墨儿上前就是一巴掌,“吼,还挺狂的,我倒想听听你们家的主子是谁?顺便让我开开眼,是不是真能把我和他的全家灭了。”
“哼,你让我说我就说,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耿逸怀,我去给你找根绳子,把他捆绑起来,然后你带他到附近的客栈,我随后就到。”
“好。”
乔墨儿见廖小爷软硬不吃,决定整他一整。从附近的摊位寻来了一些东西,学着无拴曾经给她介绍东西的样子,一一同廖小爷介绍着。
“这个是辣椒。”
乔墨儿摆了摆手中的辣椒,一说辣的自己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特意挑了个最辣的辣椒,待会我把它磨成面,让你尝上一尝。”
“这个是酸梅,味道还挺酸的。”乔墨儿拿到嘴里吃了几个,眼睛都酸的睁不开了。“真酸,不过我还挺喜欢吃的。
“这个是苦瓜,诶这个味道真让人受不了,太苦了。”
苦瓜的味道太苦了,乔墨儿还不至于吃苦瓜来恶心自己。
“嘿嘿嘿。”乔墨儿发出憨笑声,这笑声就连耿逸怀听着都觉得瘆得慌。
“你又要想干什么?”耿逸怀闻到了一股不祥的味道。
而廖小爷是咽了咽口水,着实不知道这个丫头到底想干嘛。
乔墨儿又拿了一个大榴莲出来,“这个是我从西域水果摊原来的,它是臭的,不过我不是给你吃的,我是给你跪的!”
“你个臭娘们,不就是拿了你四两黄金吗?至于同我玩命吗?”
耿逸怀听见廖小爷骂乔墨儿,反手就是一巴掌,打的廖小爷彻底蒙圈了。
“诶,你搞错了,不是四两黄金,准确来说是四两黄金再加一两银钱。”乔墨儿扶起廖小爷,还假装心疼道。“可不能把你打坏了,若是打坏了你,我都不知道找谁要钱了。”
“你要杀要剐痛快点儿,不然我要是还活着,第一个弄死你。”
深淵的來訪者
黑心痞妃:獸性王爺矜持點
超級房產大亨 綠皮香蕉
廖小爷如此硬气,着实把乔墨儿弄笑了,“着什么急啊,我还不知道你上面人是谁,如此了结你,太草率了。”
“你想知道我上面的是谁也不是不可以,你先给我松绑,我慢慢告诉你。”
戀愛魔咒:殿下的獨家寵溺
“给你松绑,是欺负我怀孕脑子笨,还是你不把他当回事?”
乔墨儿站了那么久,也说了许多话,口渴了想去倒杯水喝。
“给。”原来耿逸怀早已倒好了水给她。
“谢谢。”
乔墨儿接过水杯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这水啊,真好喝,耿逸怀给他吃个苦瓜。”乔墨儿递个苦瓜给了耿逸怀。
廖小爷刚想说什么,耿逸怀把一根苦瓜塞进了他嘴里。
“哈哈哈,他这表情叫什么,苦不堪言。”
廖小爷被这苦瓜苦的连苦胆都快吐出来了,“咳咳咳。”
“还告不告诉我,你上面人是谁啊?”
田園藥香之夫君請種田 莫晟艾
“等我出去,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廖小爷还在坚持着。
乔墨儿借过耿逸怀的剑,一刀劈开榴莲。接着徒手扒开榴莲吃了起来。
耿逸怀和廖小爷看呆了,这是一个孕妇能做出来的事吗?
“这西域的水果,还真是美味独特啊。”
耿逸怀受不了这味道,捂住鼻子,“把壳扔给我。”
幽冥仙途 減肥專家
乔墨儿听话把壳扔给他,紧接着就听见了廖小爷的惨叫声。
“你还说不说?”
“不说。”
一连坑了廖小爷好几下,直到乔墨儿累了。
“你还说不说?”
耿逸怀替乔墨儿问他。
“说,我说。”
廖小爷是被乔墨儿折腾怕了。
“太累了,我现在要去上个茅房,您接着受罪吧!”
跟她乔墨儿逗,太嫩了点儿吧,之前怎么逼他,他都开口不言,现在也轮到她乔墨儿傲娇一回了。
无论廖小爷怎么求饶,她都闭口不谈他想说的是谁。
乔墨儿从茅房回来,耿逸怀想必也折腾了他一番。
“我说,求您,求您别再折腾我了。”
“我要四两黄金再加一两银钱。”
乔墨儿先伸出左手四根手指,比喻着黄金,还仔细确认了一下,又伸出另一只手,比划着一两银钱。
“给,我给。”
“那好,现在我倒听听你说,你上面的人是谁?”
乔墨儿不着急要黄金银钱,就想听听他背后的人是谁。
“你知道临安城,赫赫有名的乔府吗?”
重生毒眼魔醫
“乔府?”
乔墨儿望了一眼耿逸怀,耿逸怀也边上不清楚。
“我的主子就是乔府大少爷,乔於珂!”


Copyright © 2021 給力資訊